你的位置:首页 > 女性情感

[女性情感]老公有恋母癖,劝我找情人(3/3)

  ●相似的成长背景让他和她牵了手。偶尔吵架,他以自残来挽回,让年少无知的她觉得感动。

  ●婚后她生下孩子,

  双方的母亲都来照料,经济和琐事让家里爆发了矛盾。郁闷的他说“都怨这个孩子”。

  ●两人屡次分手未成,他迷上了网络聊天。

  ●她担心他出轨,他却“建议”她也去外面找一个……

  藕衣说话很轻,一句话说完,总是习惯地看看我的表情,然后再接着讲。采访之前我们闲聊了几句,我觉得她属于那今很文静的女孩子,她不赞成地摇摇头,说这与她的成长环境有关。

  为了我,他用玻璃片扎自己

  我是知青子女,牙牙学语时就被送到了上海,与长辈一起生活。两位老人家都上了年纪,喜静不喜动,对我做不到事事关心,而父母离得远,每年最多见两三次面,感情上也不太亲近。在这种环境中长大后,我内心深处挺空虚的,平时话语不多,给别人的印象往好里说是文静,其实是有些孤僻。

  中学毕业时,父母担心我考不上大学,就让我报考中专。我就听从安排读了中专,毕业后到一家大公司上班。我所在的部门,四五十岁的中年人比较多,只有一个与我年龄最接近的男孩,他就是客华。同龄人共同语言多,我们就很自然地交往起来。熟悉下来我得知,客华是支内人员子女,这让我们感觉很亲近。客华的爱好比较广泛,性格开朗,经常拉着我参加各种文体活动。没过多久,那种怦然心动的感觉就默契地出现在彼此的眼中,我们相爱了。

  那时我刚刚21岁,客华是我的初恋。恋情公开后,老同事出于好心,劝我趁年轻多读点书,别太早谈恋爱。然而我太年轻,只觉得自己终于得到了一份浓浓的关爱,就不肯放弃。恋爱时间长了,吵吵闹闹自是难免。有次我赌气说要分手,客华为了让我回心转意,竟然用玻璃片扎自己,还用水果刀捅自己的胸口,结果被送到医院缝了好几针。我认为他这样做全都是因为太爱我,很感动,主动与他和好了。

  我为了活跃气氛,故意做了个夸张的表情。她停顿了一下,有些自嘲地笑笑:“后来我读了心理学的书,书上说一个人之所以自残,是因为他连自己都不爱……”

  家人得知我在谈恋爱后,第一个反应就是反对,因为他们觉得我年纪太轻,容易受人骗。等父母得知客华是我的同事,与父母住在一起,没有现成的婚房等等这些现实情况后,态度就变成了强烈反对。那段时间我与家人吵得很厉害,坚决站到了客华这一边。我的家人都觉得不可思议,因为以前我一向是个乖乖女,怎么一下子固执起来了呢?见我主意已定,我父母也没法子,就提出结婚一定得住新房。客华家买了一套小房子,父母没了反对的理由,只好怀着复杂的心情把我嫁了过去。

  生孩子让家庭关系空前复杂

  刚成家时,我和客华相处得蛮好。因公司不景气,人际关系又太复杂,我不怎么想上班,客华也没提出异议,因此婚后5年我只断断续续地上过一年班,白天看看电视和报刊,晚上去读成人大专。客华虽然天天上班,但他从洗衣服到烧菜,包办了许多家务,而我只帮他拣拣菜。

  凭良心讲,客华那时真的不错。这也正常,刚开始嘛,总是会挺好的。哪像现在,他在家里什么都不做。”藕衣的声音里满是惆怅。我问她变化始于何时,藕衣想也没想就说:“自从我怀孕以后,矛盾就出现了。”

  结婚第6年,我怀孕了,在饮食、起居方面就格外在意,伙食标准比怀孕前提高了许多。没过两个月,客华就有点不开心,在饭桌上讲了两次,说像我这样吃,整个家要被我吃穷的。我那时正好在妊娠反应期,听了很不高兴。

  坦白地说,我这个人有时“小算盘”打得有点精。我总觉得是替客华家生孩子,因此希望让婆婆来伺候月子。预产期前二十天,婆婆来到我家,声明她身上统共带了2000元。我觉得这点钱连生孩子的费用都不够,就对客华抱怨,他起初答应我向朋友借钱用来生孩子和坐月子,可没过几天就对借钱的事只字不提。更让我胸闷的是,客华一下班,跟我打声招呼,就钻到婆婆的小房间说话,还把房门关起来。我因此跟客华闹起了别扭,争吵时我还说了过头话,指责他有“恋母癖”,还怪公婆偏向客华的哥哥。

  我听出藕衣话里有话,就让她解释一下前因。她说客华有个哥哥成家较早,公婆向来住在他们家。我们成家时,公婆一再强调当初哥哥结婚时就没拿过父母的钱,因此也没给我这个二儿媳妇任何礼金。他们还再三强调哥哥对家里的贡献大,认为客华欠哥哥的,理应在婚后多表示表示。“可能因为是独生子女的缘故吧,我不太能理解客华兄弟间的感情。另一方面还认为自己与他哥哥。

  之间谈不上谁欠谁的。听公婆这么讲,我感觉他们有些偏心眼。”藕衣最后补充说,不愉快的苗头其实在生孩子前就埋下了。

  吵架时,我在气头上让客华把婆婆送走。客华很为难,担心没人在我身边,万一他上班时我动了胎气该如何是好。我赌气说我会找“120”,即使爬也要爬下楼去。最后客华自然没送婆婆走,婆媳关系也没好转。我的心情可以说很不好,产前两周的体重一点都没有增长。

  终于,我在医院生下了孩子。因为一直在发烧,我不得不躺在病床上吊了10天盐水。不知道别的产妇是怎么熬过来的,反正孩子一出生我就有点产后忧郁症的征兆。白天产房里接待一拨拨的贺喜者,夜里每隔两三个小时喂一次奶,根本就休息不好。加上客华跟我讲,婆婆在他面前哭诉说我家看不起他家,我的心情可谓糟糕透了。婆婆在医院照顾我,总是让客华晚上早点回家,而我那时最希望老公守在床边。事后想想,婆婆可能只是心疼儿子在医院休息不好,而当时我只觉得婆婆想故意拆散我们。

  没等退烧我就要求出院,然而回到家里,除了对孩子怎么看怎么爱,看别的都不顺眼。因为我母亲也赶过来伺候月子,家里有些拥挤,我就更不耐烦起来。那段时间是我母亲出去买菜,有次我无意中抱怨自己吃得没营养,婆婆就说:“不要这样讲,菜不都是你妈妈买的么?”我很光火,联想起我生孩子九死一生,公婆只拿出那么一点钱,就不知不觉跟婆婆吵了起来。我母亲认为婆媳吵架她不方便插手,就把我劝进屋,把房门关上。没几分钟婆婆推门进来继续理论,我母亲也火了,把在小房间睡觉的客华叫了起来,大吵了一架。

  还没满月,婆婆就回去了。我原以为这下太平了,可是我母亲也比较唠叨,总是一边干活一边讲我婆家的不好,有时客华在厨房烧菜,她就站在门口问这问那,搞得客华挺反感。后来我家提出我身体没养好,要到乡下坐个“双月子”,我征求客华的意见,他并没有挽留,我于是跟母亲去了乡下半年,其间客华去乡下探望过两次。

  半年后我回到上海,因为孩子太小,一会儿哭,一会儿睡,一会儿要吃奶,忙得团团转,客华的父爱暂时没被激发出来,对我们娘俩儿有些疏远。两人过得不开心,就爱吵架,吵架后就提出分手。虽然最终没有办手续,可是也挺伤感情的。从民政局回来,望着睡梦中的孩子,客华说了一句:“都怨这个孩子,闹得我俩关系都不好了!”他这样讲,我很不开心。可我私底下也承认,孩子的出世,让我跟客华的婚姻从两个人变成了两家人,关系空前地复杂起来。

  三次离婚都不了了之

  离第一次闹离婚还不到半年,有天晚上我打不通客华的手机,第二天却接到他从看守所打来的电话,没过几天看守所还寄来通知,说客华犯了“扰乱公共秩序”的过失,还让家人给客华送御寒衣物。几天后客华回到家,指天画地解释说那天他陪同事去做按摩,出问题的是他的同事,而他也糊里糊涂地被抓了进去。我觉得很屈辱,想跟他分手,可听他一再讲自己是清白的,而我的家人也劝我不要离婚,我就心一软,没提离婚。客华因此丢了工作,我陪他到人才市场找工作,两人相安无事地过了几年。

  从去年开始,客华事业上有了起色,做了部门主管,一天比一天忙。从年底开始,他经常很晚才回家,还说要住在公司里,方便业余充电。因为发生过被抓那件事,我留下了疑心病。有次客华说他们没发那个月的奖金,我不相信,就跟他的领导联系,证明客华撒了谎。我跟客华对质,他改口说钱借给家人了,怕我不同意才瞒着我的。辩解时客华还流露出得意的口吻,说我现在不如他混得好。从此我跟客华的感情再次冷淡下来,几乎一开口就会吵。我们还动过手,把结婚照片的框子也弄坏了。我们又想到了离婚,还草拟了协议,但看在孩子面上又不了了之。

  今年6月,我来到他的办公室。他一见到我就把电脑关了,我起了疑心,说要玩他的电脑。碰巧有人叫他去开会,我用了一个小时的时间破解了客华的密码,看到了他的网聊记录。我发现客华竟然是个“网虫”,与多个网友聊得很肉麻。我越看越气,等客华回来,跟他吵了起来,还嚷嚷着要让他的领导看看他上班时都在做什么,客华很下不来台。离开公司我们去乘地铁,我情绪有点缓和,觉得网上的东西不作数,就主动与客华讲话,可他理都不理我就上了地铁,还提前一站下了车。那天他很晚才回家,跟我说与其这么闹,不如离婚算了。我这时已消了气,建议他冷静下来,不要急于作决定。他没说什么,第二天就离家出走,天天催我到民政局办离婚手续。我一个人吃不好,睡不好,胃也很疼。10天后他回来了,我跟他谈了一次心,说如果他在外面没有其他女人,我还愿意和他在一起,并保证不再揭他的伤疤。于是,第三次离婚又没离成。

  藕衣沉默下来,我以为她讲完了,可是看她忧郁的眼神,直觉告诉我她心里还藏着其他事。果然停顿了好几分钟,藕衣才慢慢地说,就在前两天,她无意中发现客华办公室的电脑上方装了个摄像头,她还得到确切的“情报”,说客华不止一次在值班时与网友视频聊天,一聊好几个小时。她的心全乱了。她与客华谈心,暗示他要对得起家庭。没想到客华一边否认出轨,一边却跟她建议,索性她也在外面找人,大家谁都不要管谁。藕衣当即拒绝了这个荒唐的提议,心情难过到了极点。

  “我与客华,到底离还是不离?是维持原样,还是有其他更好的办法?”藕衣起身告辞,把疑问留给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