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女性情感

[女性情感]婚后3个多月却仍然不是真正夫妻(3/3)

  我生平第一次打架就是为了她

  我和刘洁是通过我姐姐介绍认识的。当时,朋友还给我介绍了另一个女孩子,可当我第一眼见到刘洁的时候,我就决定和她试着交往了。刘洁长得并不漂亮,而且由于小时候骨折留下的后遗症,左脚有点跛,可是不知道是什么吸引了我,我不介意她的残疾,我只是想自己年纪也不小了,应该找个肯专心过日子的人,当时我觉得她看起来是这样的一个人。

  由于刘洁的脚不方便,她父母帮她开了一家裁缝店,平日里做做衣服,收入不低也不会很劳累。交往了一年后,我们把结婚提上了日程,婚礼定在2006年的元旦。

  刘洁是个任的女孩子,而且父母一直都很宠她。和她交往后,她最常见的生气方式就是离家出走,一走就是一周,不管用什么方式都联系不到她。而她的父母对此似乎已经司空见惯了,每次我万分着急地找到她家的时候,她的父母总会说,没事儿,过几天她自己会回来的。我们一年的交往就是在她消失、出现、再消失、再出现中度过的。

  因为怕她经常呆在店里太寂寞,我同意让她上网消磨时间。没想到她居然交了一个四川的网友,并且据说关系处得很好。有一次,她网友打电话过来是我接的,他说他和刘洁的关系比我和刘洁的关系还要好一些。我当时一听很不高兴,我觉得这不仅是对刘洁也是对我的侮辱,于是在电话里很不客气地回敬了他。

  没想到一次过节,这个网友跑到武汉来看她,刚好被我撞见他们在网吧里。因为我事先跟刘洁打过招呼不要再和这个人接触,那时心里就很火,上前揍了那个网友一顿。这是我生平第一次打人。刘洁因为这个又消失了一个星期。

  没有快乐可言的婚后生活

  争吵是常有的,可即便这样,我们还是在元旦如期举行了婚礼,我对自己说,一个大男人女人总要多包容点。新房子是套间,外面给她做了裁缝铺的门面。当初在装修房子的时候,有关装修风格、灯具家具的选择我都和刘洁商量,她什么意见都没说,只是说按我的意愿装就行了。但是等到结婚后,她却不停地埋怨一会儿说吊灯太大,一会儿说电线没有走好,总之是一百个不满意。

  说来肯定都没有人相信,结婚这么久了,她都从不让我碰她,到现在我们都一直是分床睡,从没有过夫妻生活。每次我主动提出要求,她总是推三阻四,说对我没有感觉。我不勉强她,可心里却总有个结解不开:既然对我没有感觉,为什么要答应嫁给我?

  我还记得,大概是1月10号的夜里吧,睡到半夜,她突然从自己的房里冲过来,掀开我的被子,狠狠地打我。我当时睡得迷迷糊糊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可我没有还手。她打够了,才回到自己的房间,留下我一个人莫名其妙地坐在床上抽烟。

  转眼就到了,这是我们结婚后的第一个节,我打算好好地陪她过。12号我就从单位赶回家,可是家里没有人,我等了两天都不见刘洁的影子。2月14号情人节,刘洁不在我身边,我很担心也很心烦,我不知道她为什么总要这样耍小性子。那天我和朋友喝了很多酒,醉醺醺地跑到刘洁家,冲着她父母发火大喊大叫,我把刘洁的怪脾气归结于她身体的不健全和她父母的溺爱,大家闹得都不愉快。回到店里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了,我忘了带钥匙,敲了很久的门她才出来给我开,嘴里还很不情愿地嘟囔。我问她这几天到底去了哪里,她却绝口不提,借着酒劲我扇了她一个耳光,这是我第二次动手打人。第二天酒醒了我就很后悔,怎么可以动手打她呢?她毕竟是要和自己相守一辈子的人。

  刘洁告诉我,她生病了,让我放弃她,至于是什么病却不告诉我。我不答应,我说不管有什么事情我都会对你不离不弃,让我们共同面对,再大的困难也会过去的。虽然我嘴上这么说,可我的心里还是很难受,我找了刘洁的好朋友,请她们帮我劝劝刘洁。没想到第二天刘洁就回娘家了,接着她的妹妹来店里找我,把我臭骂了一通,说我欺负她姐姐,还把“家丑”到处宣扬。

  16号刘洁的妹妹来找我,还叫了我的父母,说要和我算账。我过去了,她的父母亲戚都在,他们说我不该打刘洁,刚结婚就打新娘子,以后怎么办。然后,他们逼我写了一份协议,协议里说,如果我以后再动手打刘洁,和刘洁闹离婚的话,我就将一无所有,净身出门。

  在她家呆了两天,我们回到自己的家。她依旧不和我说话,我和她说话她也不理睬,只是白天夜里都泡在网上。我还是和以前一样买菜做饭,不让她受累。我想,她身体不是很健全,而且我们才刚刚结婚,我又大她很多,所以就一直迁就着她。第二天,刘洁的朋友们上门来兴师问罪,说不管怎么样我都不应该打她,我只好做了一桌子好菜算是对他们赔礼道歉了。

  我想挽回边缘的婚姻可是徒劳

  我在武昌找了份保安的工作,所以在家里只呆了两天就走了。到23号,因为要办证件,我回去拿身份证,只有她妹妹在店里。等她回来我问她去了哪里,她却坚持什么都不肯说,倒在床上睡觉了。半夜里,我被她大声的叫骂声吵醒,她不停地砸东西,还撕我们的结婚照片,我不知道她想干嘛也不想去管,任她去吧,她搞累了也就平安无事了。

  第二天一早,我去刘洁家找她的父母,告诉他们昨天晚上刘洁撒泼的事情。她父母让我先回武昌去上班,等她自己冷静一下再说,言语里并没有安慰我和责怪刘洁的意思。

  3月8号,是刘洁的弟弟结婚的日子。3号我特意打电话回去,可他们并没有告诉我婚期已经改了。等我7号从武昌赶回去的时候,才发现她弟弟5号就结婚了,而我和我的家人根本不知道这件事。刘洁她们家经常这样,有事情也不和我家商量,好像从来都没有把我们当做一家人。

  3月17号我又回去,因为我弟弟第二天要举行婚礼。我买了水果和鲜艳的玫瑰花,我想缓解和刘洁的矛盾,毕竟已经是夫妻了,不应该有太深的仇恨。可我没想到,她换了门锁,我进不了门。没办法,我找来她妹妹把门打开,我才进去。

  她躺在床上,说感冒了,我又急忙去买药买菜,照顾她。看刘洁吃了药睡下,我和她妹妹谈了谈。我说我错了,我不该在她的父母面前说到她的痛处,我说话的时候没有考虑到她的感受,其实我心里不是这么想的,我从来都没有嫌弃过她。她妹妹听了什么都没有说。

  我还是试图挽回和刘洁的感情,我不想和她做异床异梦的夫妻。所以第二天一早我就做好饭叫她起床,可她不理我,不管我怎么劝,她都装做没听见。我只好回家了,去参加弟弟的婚礼。等我19号再回武汉的时候,刘洁对我更是冷冰冰的,把我带给她的蔬菜也扔了出去。我打电话给她家,是她妈妈接的,她妈妈就敷衍了我两句,语气不太好,好像很不耐烦。

  我是真的无奈了,这样的婚姻我没有耐心也没有信心再维持下去了。或许当时和刘洁结婚就是一个错误。哥哥曾经劝过我要我放弃这桩名不副实的婚姻,可我没有答应,我想不管怎么样也算夫妻一场,我不想就这样离婚。可是现在真的是没办法再坚持,或许离婚对我和刘洁来说都是一种解脱。

  私房话解读

  婚姻应该是爱情的升华,没有感情的婚姻在现在这个社会肯定是维持不了多久的。你们当初的结合根本就是一个错误,趁你们还年轻且没有孩子,离婚对你们双方都是一种解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