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女性情感

[女性情感]婆媳大战把我逼得想撞墙

我哭着要他妈和他姐滚出去,他一甩手就给了我一巴掌。婆婆很恶毒地在一边说我“活该”,说这个家还轮不到我作主。宝宝在一边哭得声嘶力竭,小姑躺在床上,一声不吭。那一刻,我真想一头撞死在墙上。

结婚前我总听人说婆媳矛盾难以调和,还很庆幸自己无须面对如此复杂的局面。我跟Peter的老家,一个在南一个在北,而我们则定居在上海,买了房子。只有逢年过节,我才有机会跟公婆朝夕相处。Peter有个哥哥,在当地税务局工作,已娶妻生子,婆婆在家帮着带孙子,不亦乐乎。

原本,那是完全不可能有交集的生活。第二天清早,婆婆就去巷口给我买早点,把我感动得差点落下泪来。我跟Peter是校友,他大我三岁。Peter在外企做网络支持,勤奋上进,对我又大献殷勤。交往了差不多一年之后,我给我妈打电话,大致说了Peter的家庭情况,其实那时候,我们已经准备去领结婚证了。

让我没想到的是,从来都不过问我感情生活的妈妈一听我说他们家住在N市,就立马表示反对。理由是,那个地方的婆婆都很难弄。我好说歹说,才说服我妈妈不再干涉。我说Peter计划在上海买房子,而我们的工作又都非常稳定,我不需要跟着他去家乡发展。至于Peter的爸妈,一直都跟着大儿子过。

当时Peter的嫂子刚生下宝宝,又是个儿子,婆婆宠得要命,别说让她来上海了,就是让她来个短途旅游,她都不乐意。婆婆属于那种蛮强势的女人,据说是出身名门,会英文和日文,早年在中学里教过书。所以,我从来都认为她是知书达理的老人。我记得我第一次去Peter家拜访的时候,第二天清早,婆婆就去巷口给我买早点,把我感动得差点落下泪来。我也一直感激上天赐给我这样一段美满的婚姻。

婚后第二年,我意外怀孕了。那段时间也是我事业的低谷,我不得不离职。我于是就和Peter商量,不如暂时不找工作,先把孩子生下来再说。就这样,我生下了一个可爱的女宝宝。产妇的一切都需要人照料,Peter为我请了月嫂,每月三千多的开销不算少。

这些年,他始终对我很体贴,我也一直感激上天赐给我这样一段美满的婚姻。由于月嫂价格昂贵,在请了两个月之后,我们就商量着换个住家保姆。那时,我已经开始在托人四处找工作了。我老想着赶紧重回社会,一来已经在家里闲着太久,二来也想多赚点钱。我很顺利地被一家外企录用。

我为自己的重生而高兴,但另一方面,让我担心的是,住家保姆换了好几个,但却没有一个令我满意。就在我为此烦恼不已的时候,Peter提议,让他妈过来帮忙。婆婆帮忙带小孩的唯一条件,就是让大姑在我们家住一段时间。依赖老一辈的策略我也有过考虑,但是我妈身体不好,前一阵子还开刀住院,Peter的妈妈又离不开孙子,我总难以开口。不过既然他自己这么说,我也就顺了他的意思。

长途电话打过去,老太太的声音听起来有气无力。生产前一个星期,婆婆到上海来照顾我,直到我生下宝宝之后才走。不知道这是不是我多心,我总觉得她闷闷不乐,因为我没有帮她生第二个孙子。她喜欢男孩子,老太太搬出各种理由推脱。看到母亲不怎么乐意,Peter也就不好说什么了。

然而,就在我们预备面试第n位住家保姆的时候,婆婆打来了电话,说第二天一早就出发来上海,让我们去汽车站接。原来,Peter的姐姐,也就是我小姑,遭遇了情变,情绪有点失控。做妈的当然放不下心,一听说消息就立即赶来。我小姑也在上海工作,只是平时我们的往来并不频繁,她比Peter大两岁,到现在都还没结婚。

跟一个上海男人同居了五年,和家人朋友疏于联络。不幸的是,那男人另有新欢把她甩了。婆婆这次答应来帮忙带小孩的唯一附带条件,就是让小姑在我们家住一段时间,平复一下心绪。我不是不讲道理的女人,更何况小姑又不是外人,帮这点忙是应该的。所以,我很爽快地答应了。而我,充其量只是半个自己人。

我们家本来就是二室一厅的房子,装修的时候也预留了一间客卧,原先就是打算双方的父母来可以方便些的。当晚,我把屋子收拾干净,铺了一床全新的被褥。一开始倒也没什么,小姑白天上班,跟我们差不多时候下班,婆婆在家里带孩子,等我们回到家的时候,她已经做好了饭菜等我们了。

当然,买菜的钱都是我给婆婆的,对于婆婆买什么菜,我也从不过问。我其实并不喜欢吃蹄髈,但是小姑喜欢,婆婆隔三差五地就会买。对此我觉得这没什么,当妈的对女儿总是要更加真心一些,而我,充其量只是半个自己人。在上海,重男轻女的思想不太普遍,我也没有把婆婆在得知我生完女儿立即就回去的事太放在心上。

但一个星期过去,我很明显地发现宝宝的状态始终很萎靡,不知道是不是饿着的缘故。而且很奇怪的是,我抱着女儿的时候她就会显得很开心,婆婆抱她的时候她就老是哭。

我把我的担忧跟Peter说了,他听后责怪我多心,说自己的母亲大老远的赶来,却要遭受质疑,骂我真是没良心。他对我出言颇重,在我记忆中,这还是我们相识以来的第一次。我在这个家,越来越成为一个孤立无援的人。之后,我跟婆婆时不时地会发生口角。

可能也有我自身的原因,新工作刚开始,总是面临诸多困难,心情也会变得很烦躁。小姑的很多生活习惯渐渐让我受不了,比如说,她上大号时既不开排风扇又不开窗,内衣裤三四天才洗一次,都堆在卫生间里,我还发现她偷偷用我的护肤品。

这些抱怨,我向Peter说过很多次,他都不屑一顾,反而觉得我小心眼。我在这个家,越来越成为一个孤立无援的人。我每天都想把这对母女赶回家,继续找合适的住家保姆,实在不行的话就自己带小孩。

可是Peter不同意,说我没有权利发号施令。那天晚上,半夜12点我被宝宝的哭声吵醒。起身看究竟,打开房门却发现厨房的灯亮着。走近一看,婆婆竟然偷偷摸摸地在帮小姑炖补品!我气极了,你花我的钱用我的水电煤都没有关系,可是为什么宝宝在哭,当奶奶的却这样无动于衷?我冲进卧室把Peter叫起来,完全不顾接下来会上演一场怎样的“恶战”。

我和Peter打了起来,不记得是谁先动的手,总之很混乱。我哭着要他妈和他姐滚出去,他一甩手就给了我一巴掌。婆婆很恶毒地在一边说我“活该”,说这个家还轮不到我作主。宝宝在一边哭得声嘶力竭,小姑躺在床上,一声不吭。那一刻,我真想一头撞死在墙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