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女性情感

[女性情感]老公在女邻家裸睡 他是真醉还是假醉(2/2)

  事情整个经过,是这样。上周六下午五点多,美芳她老公秦刚,被一帮朋友邀请出去聚餐,到了晚上12点多,他还没回家。

  美芳就急眼了,她说其实并不反对老公喝酒,也知道他酒量不错,一般喝不醉,喝多了酒风也好,但是她却受不了夜不归宿。

  她还说,男人不回家,十有八九在外不干好事。晚上12点,是她忍受极限。这条规则也是她们婚前就定下的。 

  12点之前,美芳她曾犹豫过,但为了男人所谓的面子,始终没打。她说,应该给男人一些自由,也会尊重老公的隐私。

  她说自己并不是那种无理取闹,不明是非的女人,但前提是这个男人必须有"底线",必须有"自控力"。

  她说,仅凭这点儿,秦刚还是挺不错的,非常"自觉"。结婚二年来,他们相安无事。

  12点过后,美芳再也沉不住气了。就给秦刚打了电话,开始通了三四次,无人接听,后来便是关机。这下,更是激怒了在家等候的她。她说,秦刚从来不会拒接她的电话,这是首次。

  美芳联系不到秦刚,就给他朋友打了电话。有两个已关机,所幸有一个接通了,还是一个劲儿迷糊,可能他们这些人真是喝多了。

  美芳问他秦刚在哪儿?他说,11点就散了场,还是他打车让师傅送秦刚回家的。因为电话那头,还听见他老婆在训斥,美芳就挂断了。

  但是,她也获得了信息,那就是老公回来了,可又能去哪儿呢?她还想到了出租车,劫财谋杀,可是秦刚也没带那么多钱呀,走的时候身上只有几百元,还掏出来给她看了。

  美芳决定下楼去保安室看看监控,她去之后,已经是12点45分了。经过小区保安仔细查看,确定了秦刚在11点25分时,已经进入了他们家单元楼,楼门是亲自用钥匙开的,不过也看出他站不稳。

  可再查看后面,并未见他再出来,那他既然进了楼,怎不回家呢?又在哪儿呢?难道是醉酒后,把持不住,滑到地下室那层了吗?

  美芳心中有很多的猜测和假设,但却从未向走错门这方面想,因为,大家楼上楼下都是领居,虽说彼此不太熟悉,可也相互认识,没人会去收留他,即使收留了也会上楼喊她。事实上也应该如此。

  那么,美芳还有一假设,那就是如果老公不在地下室那层,唯一的解释就是有人害了他,把他放进了地下室,

  因为,这是一幢6层高的居民楼,她家住5层,可在她下楼的过程中,并未看到秦刚睡楼梯。

  她越想越害怕,就恳求一值班保安陪他去找找,她当时最坏已经想到了准备报警。

  然而在地下室那层,保安和她二人用手电仔细查看了,并未发现秦刚也无血汁,也无拖动痕迹。

  他俩又上了六楼,保安还上了楼顶,都没见着人。美芳又打开家门,发现秦刚还是不在家。这下,她的心里真的慌了,腿慢慢就变软了,顺势就坐在了家门口。

  保安说,或许是他在别家聊天呢?他建议美芳去问问,这时候,保安通过楼道窗户,看这层楼,除了美芳家还有两户亮着光,一户是四楼,一户是二楼。

  美芳就让保安陪着,先是下到了四楼,敲了门。这是领居小玉家,小玉现在是单身,听说三年前离了婚,至今未嫁,

  房子是前夫留下的,她可能没有固定工作,平时只是买菜时美芳跟她有过见面,小玉肯定要比美芳年长,不过都是未过30的女人,都是漂亮的少妇。

  小玉开了门,还未等美芳开口,就说秦刚在这里。让美芳进了屋,保安听说秦刚有了下落,也就知趣的走开了。他心里知道,接下来肯定会是两个女人的战争。

  果不其然,美芳见秦刚赤裸裸的大字型躺在小玉的床上时,一股怒火油然而生,她未听小玉解释,抬手就是一把掌。小玉被美芳打愣了,她解释说真的不是美芳想的那样。

  她说,秦刚是敲开了她的门,当她嗅到他满身酒气,还未等她说话时,他就闯进了屋,未等他劝说,他就脱光了衣裤,上了她的床,睡着了。

  可面对,赤裸裸的秦刚,小玉真是没了办法,她深知,那个女人面对这等情形,也会解释不清的,她说索想让秦刚睡会儿,等酒醒后,自已脱衣回家,可等了大半天,他也不醒。

  中间手机有响,可后来就不响了,她不愿意再见到秦刚的裸体,手机在裤子里放着,在地上扔着,后来就不响了,恐怕是没了电。

  小玉还说,他见秦刚不醒,知道这件事最终会搞误会,所以刚刚也主动去敲了美芳的门,可是敲了好几声,也没开,她还想或许是美芳不在,或许已经睡下。

  她就返回了家,开着灯。也许那会儿,可能正巧是美芳去保安室的那段工夫。有些事情,就是这等遇巧。

  美芳后来给秦刚穿好了衣服,打也没打醒他,就扶他回了家。再后来,美芳一夜未眠,秦刚在开亮时也酒醒了,美芳问他什么?他也不知道,对于他睡小玉床,秦刚说根本记不得。

  美芳说,她无法判定秦刚是真醉,还是装醉?不过,她说,秦刚手机里电很足,关机绝不是自动关掉的。

  她还说,小玉在家是穿着睡衣的,很露的那种吊带裙。她怀疑这是他俩演得一出戏?我说这我就不清楚了。不过,往后,秦刚的丑事,很可能会慢慢流传开。小保安见证了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