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女性情感

[女性情感]亲眼看着漂亮女友被兄弟糟蹋

   我和娟子从小一起长大,一起上学,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在同学们的眼中,我们是天造地设的一对,男才女貌,像他们说的,我们的确是一对幸福的恋人。

  高中毕业后,由于没有考中理想的大学,便接受爸妈安排去湖北当兵了,娟子也没有去上大学,留在家里帮她姐打理服装店。我们并没有因为分开而分手,一直保持着联糸,分居两地的我们相隔了三千多公里,但彼此的心里时时刻刻都有着对方的存在。很乐观的感觉,两情若是长久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08年退伍后,我在湖北找了份工作,在一KTV看场也就是保安,待遇在同行中还算不错,主要是老板对我不错,平日里我们都是称兄道弟的,我叫他龙哥,据说在当地他也是数得上的人物。很少有人敢得罪他,听一些老员工说:“以前有人在KTV找事被他下黑手给弄残废了,因此,大家都很尊重龙哥,更确切地说是畏惧。龙哥很器重我,没有把我当一保安看,我做事也是尽心尽力,我们经常一起聊天,我这人没有什么心眼,只要别人一对自己好,自己就很相信,有什么事也就会对别人说,包括我和娟子的事。

  一个月后,我打电话给娟子,告诉她我在湖北找了份工作,暂时没有时间回去看她,我很想念她。分开两年了,相思之苦可想而知,娟子,没有生我的气,她是一个很理智的女孩子,知道男人应该以事业为重,叫我不要多想,好好工作,国庆的时候抽时间来看我。我很庆幸她的理解也很期待她的到来。

  因为知道娟子国庆会过来,便没有住集体宿舍,在不远处自己租了个单间住,时间过得很快,一晃国庆节来临,我向龙哥请假说要陪女朋友,龙哥很理解的准了我一星期的假。十一那天,娟子如约来看我了,两年多没有见面了,但我们并没有半点的陌生感,反而更加亲密了许多,娟子长高了,长大了,也成熟了,身体看上去凹凸有形,比以前更加漂亮了。那几天每天我都会陪她去逛街给她买一些日用品或是化妆品。虽然我们同居在一起,睡在一张床上,但我们之间没有发生过什么关糸,我曾向她要求过,可娟子说;”是我的,就始终都是我的,她会保留到我们结婚才会给我,我爱她,我应该尊重她,也没再说什么。

  一天,龙哥打来电话说有个聚餐,叫我去参加并且指明要我带上娟子一起去,给大家认识认识,面对自己一直信任和怀有感激的龙哥,他的热情邀请我无法拒绝。

  第二天,我带着打扮的漂漂亮亮的娟子轻车熟路的来到了聚会地点,也就是上班的地方,只是在五楼,由于KTV比较大,五楼一般人不算很多,我带着娟子走进了最靠后的一间包厢,龙哥笑呵呵地示意我们坐下后,我很大方的向龙哥及其他同事还有一些没有见过的陌生朋友介绍了一下娟子,大家都不绝地称赞娟子,漂亮,温柔,感。那天娟子穿了间低胸衣,引来了很多人的注目,龙哥也一样,目光在娟子身上来回游荡,我想说点什么,可又不好说什么。

  很快人已到齐,我们开始进餐,大家都挺开心挺热情的,每个人都向娟子敬酒,可她又不会喝酒,劝来劝去,我只好代劳,我的酒量也不怎么样,没喝到几杯己感到六分醉意,便不愿再喝,看着大家都很尽兴,又不忍扫兴拒绝,和大家一起行酒令,满桌的菜没有吃到几口啤酒瓶己摆了几大框,慢慢的,屋里的人也醉倒了一大片。

  就剩下龙哥和几个不认识的人还在那里发拳,我没再喝下去了,便和娟子坐在那看着他们玩,忽然,龙哥猛然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走到跟前硬要娟子陪她喝几杯,话音刚落,不由分说的拿起杯子硬是往娟子嘴里倒酒,其它人也慢悠悠地走了过来,看着他的粗暴,我似乎感觉不太对劲,拉起娟子的手就打算离开,龙哥一见我们要走,叫其它几个陌生人拦住了我们,一个胖子跑过去把房门反锁起来,看着一道道不善的目光,我己经感觉到将要发生什么事了,这时己经太晚了,娟子被龙哥,不!就应该是被那个人面兽心的畜生一手拉到了怀里,另一只手在娟子身上四处抚摸着,看到这些,我愣住了,不敢相信自己的眼晴。

  自己一直相信的人,好老板,好兄弟,怎么会这样对待兄弟的女朋友,他们是喝醉了,还是原本就是一个个人生兽心的畜生,他们的好原来都是伪装出来的,当我反映过来时己被两个家伙按在了地上,当了两年兵还是受了不少的训练,我很快挣脱从地上站了起来,刚想上去救娟子,被一声断喝吼住:“你再动一下砍掉你的手,”顺着声音的方向看去,是龙哥说的,看着他那野兽般的眼神,我心虚了,开始有些害怕起来,我知道他能说得出就能做得出来,于此同时我看到房内除了娟子,那个畜生外的四个人都从怀里抽出一把长约一尺半的钢刀看着我坏笑,顿时我泻了气,被拿刀的两人逼到了墙角,娟子在那畜生的怀里拼命挣扎着,不断喊叫救命!

  亮哥救我!亮哥救我---两眼含着泪望着我,我知道她在向我求救,可我看着面前的刀,实在是没有信心和勇气站起来,眼睁睁地看着那畜生撕光了娟子的衣服-----当时我不知道自己在想些什么-看着他们一个接一个的爬到娟子的身上-我的大脑变得一片空白-娟子的喊叫声渐渐消失---当我再次抬头看娟子时,她整个人仿佛已失去了意识,两眼呆滞的看着天花板,我不敢再看他的眼晴,不知道应该怎样去面对她---。

  不知道过了多久,房间里静了下来,他们已经走了,娟子两眼含泪,神情模糊的蹲坐在地上,手里拿着一把钱,钱肯定是那畜生留下的,她看了我一眼,眼神里充满了失望和憎恨。我不敢看她的眼晴,再次低下了头,眼角的余光看着她拿着钱摇摇晃晃地走了出去,这时回想当时的情况,经过两年特殊训练的自己是完全有能力制止悲剧发生的。

  可自己为什么不那样做,就是怕那几把刀?怕那畜生凶残的手段?自己为什么会那么软弱胆小?我还算是个男人吗?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心爱的女友被别人糟蹋。自己却无动于衷。事已至此,一切都已无法挽回了。当我完全清醒恢复理智后,跑出去追娟子时己看不到她的身影---好恨我自己,恨自己的软弱和无能,连心爱的人都保护不了我不配爱她---

  从此我没有勇气再和娟子联糸,更多的是我根本没脸没勇气再去面对她,对她的爱也只能深深的埋于心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