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女性情感

[女性情感]初恋,是那样刻骨铭心 ...

    (一)  

    一场秋雨,送走了炎热的夏天,收获的季节就要来了,又是一个丰收年。  

    对于我和他来说,播下了爱的种子,自然收获了一份沉甸甸的爱情  

    我们的相识完全出于偶然:  

    一天,闲聊时,表妹告诉我,她一个在武汉读书的网友蛮有意思的,希望我和他交个朋友。本来没怎么多想,网友嘛,太多了,都是些虚幻的,谁肯对一个陌生人拿出真心呢?  

    可有一次,我心情不畅,神不知,鬼不觉地,我给他打了个电话。接电话的是他的室友,我得知,他这段时间正为写不出好文章而郁闷,刚刚喝了一瓶白酒,由同学陪着散步去了。  

    这人,真怪,闷了就喝酒,还喝白酒,你以为你是酒仙李太白,斗酒诗百篇啊!不过,现在能喝白酒的学生毕竟少了。嗯,有点意思。  

    我不禁对他产生了兴趣,内心也逐渐明朗起来。  

    第二天晚上,我又给他打了电话,当得知他正在学校上自习时,我笑了,调整得还可以嘛。不久,我就接到了一个电话,特别憨厚的声音,我知道,是他了。没错。  

    我问他,文章写得怎么样了。“那还用说,自然是一挥而就了,昨天夜里三个小时就搞定了。”他很自豪地对我说。  

    接下来的交谈中,我的思维完全被他控制了,整个身心都被他吸引。他狂放不羁,自信而不自负,才华横溢而不过分卖弄。他的观点偏激,有时甚至毫无道理,可你又无法反驳,因为事实就是那样。  

    他说,他看不惯这个不公平的社会,农村人一天在太阳下暴晒十二个小时,才有二十块钱收入,而城市人在空调屋里呆上八个小时,就有近百元收。他说,他将来一定要回农村去,因为农村经济急需发展,急需人才,另外,那里是他的家,是他的根。他说他看不惯大学生们的行为,为什么那么多大学生涌向城市,而很大一部分找不着工作,有的还去扫马路。农村有什么不好,农村才是大学生发展的最广阔的空间。  

    这人真怪,他的疑问在别人看来完全是一种现象,一种司空见惯的现象,为什么到他那儿一切都变得那么复杂?  

    我产生了想见他的冲动。于是不免有些冒昧地向他索要照片,同时答应他也寄去我的一张照片。当然,我给他寄去了一张很久以前照的,看着特别不顺眼的照片,并要求他在接到我的照片之后再回信。  

    谁知,几天过后,他的信就来了,还有三张照片。我顺次看下去,第一张,他双手叉腰,眉头紧锁,一副冷酷无情而又愤世嫉俗的样子,第二张,穿着休闲服的他露出孩子般天真的笑容,没有一丝伪装;第三张,他不算英俊的脸庞上一副沉着的表情,两只不大的眼睛中透着深入骨髓的坚毅,就是看着呆了点。  

    信中,他并没有对我的外表作什么评价,只说我很高傲。我当然知道了,他对那张照片上的我不敢恭维,而又不好意思不作评价,才那样说的。不过,我还是很高兴,因为他毕竟是回了信的。我还以为她会被我吓倒的。假如那样,这个朋友就没必要去交。  

    现在想来,不清楚自己当时是不是做了一件傻事,就那样认识了一个给了我一段刻骨铭心经历的男人,  

    (二)  

    两个多月的书信和电话来往,我们都把对方当作了知音,无话不谈.快到五一时,他给我来了个电话,邀请我去武汉玩,并说,如果我不去的话,他就要回家过五一了.自然,我毫不犹豫地同意了,表妹也要到武汉见男朋友嘛,我这样做一举两得,  

    出了站台,我一眼就看见了他,而他却还在茫茫人海中搜寻我的踪影,他大概还在寻找照片上那丑陋的我吧,我笑了笑,走过去,拍了一下他的肩膀,他吓了一跳,莫名其妙地看着我。直到我叫出他的名字“李常辉”,他才恍然大悟,我就是他要寻找的网友。其实,不能再称呼“网友”,因为我们已经是朋友了。  

    他一把接过我的背包,背在自己肩上,又把我手中的袋子拎了过去。我笑了笑,我能拎得动嘛,再说了,我又能不是小孩子了。  

    上了公交,我才细细地瞧着他,而他却害羞地不敢拿正眼看我,只是时不时瞄一眼,眼里充满惊喜,也许还有些许疑惑。真是傻的可爱,我暗自笑了。跟这种人在一起,我是一百个放心,绝不用担心他有什么非份之想。我的内心突然浮现出一个念头,莫名其妙的。得,我赶紧打消了这个念头,跟这种人过一辈子,还不闷死?  

    之后的几天,表妹我们几个逛武大,登珞珈,游东湖,攀磨山,玩得很开心。很多时候,我们两个都会走在一起,他健谈,开朗,而且很懂女孩子的心。  

    还好,我暗自庆幸,不然,表妹跟男友一起,岂不是很孤单?咦,奇怪,那个念头又出现在脑海中了。罪过,罪过!  

    (三)  

    5月5日,我们约定去参观黄鹤楼.可到了那里,一问门票,50元/人, 不打折。他吐了吐舌头,不想进去了.我觉察到了,就主动提出,留下来陪他。  

    坐在花坛边,只有我们两个人,身后的骄阳被花木所阻,照不到我们身上。花木的香气,让我有些陶醉。  

    离我们不远的对面,一列列火车疾驰而过,把原本相隔千里的两颗心载到一起。  

    行人一个接一个从眼前走过,卖东西的小贩们叫嚷着,街道并不平静,我们的心,也荡起了涟漪。  

    一个卖棉花糖的推着车走过。我的眼前浮现出小时候的情景:妹妹和我吵着要吃棉花糖,爸爸拿出一块钱,然后就得到好大一个,小山丘一样,妹妹我们一人一口,好开心……  

    想都没想,我发出一句感叹:真想再吃一回棉花糖啊!  

    听到这句话,他立刻就跑出去了,等我回过神来,他已经拿着一个大大的棉花糖向我走来了。  

    笑嘻嘻地,他走到我身边,递给我:“给你。”望着他那率直的表情,我欣然接受了,舔了一口,递给他,“一起来吃。”他想了想,接过去,也舔了一口。与其说舔,倒不如说是咬。真是,怎么笨得连棉花糖都不会吃,被他咬过的棉花糖就像黄山的怪石一样突兀。  

    我调皮地笑了:“来,我教你吃。”接着,伸长了舌头,轻轻地舔着,他呆呆地看着我的舌头,一动不动。我被看得有些不好意思了,就逗他:“我的舌头好看吗?”  

    “是啊,尖尖的,长长的,像……”他不假思索地回答,然而猛地一下,意识到自己失态了,赶紧打住,脸却红得像熟透的苹果。  

    “像条蛇,对吗?”我接着他的话说。尽管如此,我已经感觉到脸有些发热了。  

    也许为了调节一下气氛,也许因为他自己口渴了,他去买了一瓶矿泉水,递给我:“天热,吃了糖之后会感到口渴,喝点水吧。”  

    他跟我谈了好多,谈他的家庭,他的理想。他说,以前还小,不懂事,经常惹奶奶生气,现在非常后悔,觉得最对不起奶奶了,自己现在学习的最大动力就是来自奶奶,他要让奶奶过上最幸福的生活。  

    时间悄无声息地从我们身边溜走,微风中,身旁的花草毫不吝啬  

    她们曼妙的舞姿,眼前的火车呼啸依旧,不远处的黄鹤楼巍然矗立,天边的云霞正展示着她们绚丽的彩裙,我们肩并肩坐着,完全陶醉在这仙境之中,两个人拿着一根木棒,上面是剩下的最后一口棉花糖。  

    “表姐!”耳边表妹雷鸣般的大叫破坏了这一切,还未清醒的我们不约而同地站了起来,有些愤怒地看着她和她的男友,竟未意识到我们手中未吃完的棉花糖。  

    表妹正偷偷地抿着嘴笑,刹那间,我们明白了什么,一惊之下,两人同时松手,棉花糖掉在地上。  

    “表姐,棉花糖好吃吗?”该死的表妹,拿我开心。  

    晚上,表妹请客,我们去吃肯德基。  

    他显然没来过这种地方,显得有些茫然。我带他到洗手间,告诉他怎样用烘干机,然后和他静静地走到一张桌子前,坐下,其余的事,就让表妹去处理了。  

    唉,麻烦,看着他那狼狈的样子,我不得不手把手教他。  

    (四)  

    五月六日,表妹回去了,留下两个人。  

    下午,他提议到江滩公园去玩,说来到武汉,不看长江,不去江滩公园,就算白来了。于是,我们从武昌乘轮渡到汉口江滩公园。  

    长江的水好混浊,远没有我想像中的那样干净,我不禁想起中学课本上的一个漫画:“长江,长江,我是黄河。”“黄河,黄河,我也是黄河。”我向来明澈如镜的内心此刻跟这长江水一样,涌动着一股浊流,里面混合着长期以来深深压抑在心底的东西,我知道,那个东西叫爱情。  

    轮船在长江中航行,自有他的方向。心儿在爱海中徘徊,等待着他的舵手。江风吹在脸上,凉丝丝的。我们对望着,那种感觉,甜蜜蜜的。  

    过了长江,来到了花鸟市场。他坚持着要送我一只乌龟,还开玩笑说要我好好待它,要是它死了,我们之间的缘份也就尽了。乌龟哪那么容易死呢?他在向我暗示着什么吗?他不肯明说,没办法,我只得跟他打哈哈。  

    太阳西沉,月悬夜幕,我们买了零食,还有白酒,来到江滩。  

    在这里,你可以充分感受到武汉的都市气息。摩天大楼耸入去霄,在夜间,由于灯光的点缀,颇为壮观,江面上豪华的游轮来来往往,牵动着人的情思。  

    在江边,我们找了一个安静的地方坐下,两个人肩并着肩,谁也没说一句话,这个时候,语言仿佛成了多余的。  

    不知过了多久,他提议,该吃晚饭了。我点头同意,拿来起一盒饼干,自己吃一块,再往他嘴里塞一块。他拿起酒瓶往自己面前的杯子里倒了满满一杯,然后给我也倒了半杯。举起杯子,对我说:“来,为了我们的相识,干杯。”我没喝过白酒,但仍壮着胆子,也拿来起杯子,喝了一小口,再看他时,他竟然像喝饮料一样,一饮而尽。“好酒”,他高叫道,这让我想起水浒传上的梁山好汉。又是一杯,我又是一口。他像个没事人一样,而我却有些头晕了,趁着酒劲,我躺在了他身上。  

    一下子,他慌了,“园园,园园,你没事吧。”见他那着急的样子,我想从他身上起来,告诉他没事,可是却已经没有力气了。“都怪我,不该让你喝白酒。”他万分自责。  

    一个卖花的小女孩走来了,对他说:“大哥哥,给漂亮姐姐买束玫瑰花吧,漂亮姐姐一定会喜欢的。”  

    我感到他的身子猛地一颤,继而听到他那连自己都不能说服的辩解的声音:“大哥哥和姐姐只是一般朋友,送玫瑰花不大好啊。”  

    “大哥哥,你就买束吧,就算帮我一个忙,好吗?”小女孩不依不饶。  

    他抓耳搔腮,显得有点不知所措。  

    “你要不买就给一块钱吧。”小女孩毫不退让。  

    我还有一点理智的心智暗想:要是他买一束送我,该有多好啊。谁知,等了好久,等来的却是他从口袋里拿钱,然后递给小女孩的动作。  

    酒意渐渐上来了,我也逐渐失去了知觉。  

    迷迷糊糊中,我感觉他扶着我走在大街上,胖胖的我显然让他费了点力气,他紧紧地抱着我,生怕我摔倒。叫了一辆出租车,我们回到住处。他把我交给一个女同学,千叮咛,万嘱咐,直到那个女同学有些不耐烦了,他才怏怏地走开了。  

    第二天,他送我上火车。临行前,他微微张开双臂,想要抱我一下,碍于好多人在,我想向他表示,却只能伸出一只手,牢牢地和他的手握在一起,不愿松开,直到列车员在催促。  

    (五)  

    当晚,他给我打电话,我原以为他会跟我表白的,可是,他只是问我旅途是否劳累,武汉之行过得如何。这让我大为气恼。  

    第二天一整天,脑海中除了他的影子,什么都没有,老师讲的什么全都不知道。看来,我已经离不开他了,没有他,我无法生活。  

    晚上,我打电话给他,当得知他正在上网时,毫不犹豫地说,等着我,我也来。  

    上了网,马上就看到他的留言:“那晚在江滩,我差一点犯错误,失去一个朋友。不过,那样的环境,那样的夜色,很容易让人犯错误的,这不是我的错。”  

    “我倒希望你犯错误。”我等着他往下说。  

    “我好想买一朵玫瑰花送给你,再跟你说……”他不往下说了。  

    “呆子”我暗暗地骂了一句,想要急死我?“说什么?我们同时说出那句话,好吗?”我等不及了,女孩子的矜持我不要了,谁让我爱上这种人?  

    瞬间,他像吃了定心丸,屏幕上出现了一行字:“我爱你,真的好爱。”  

    “我也是”我给他发了三个字。  

    终于说出口了,这就是我的初恋,好艰难的初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