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女性情感

[女性情感]教你在婆媳大战中如何自救

  一个女人,婚后最大的挑战就是婆媳关系,而在处理婆媳间矛盾的时候,千万不要指望自己的老公能帮上什么忙,因为他什么也做不了。女人如果不想要自己太被动,那只有自己自救。

  婆媳关系之所以成为难题,往往是因为女人过分依赖于家里的男人,若没有一方松绑对那个男人的期望,直面家庭问题,那么婆媳问题很难善解。

  与其指望男人,不如生产自救。他怎么能袖手旁观?

  我从小就读寄宿学校,留学5年后直接到上海工作,一直与父母“分居”。当夏天说婚后要与婆婆同住时,我本能地恐惧。没有与长辈同住的经验,我如何能处理好与“天敌”婆婆的关系?

  刚开始的相处,我们婆媳还客客气气,然而没过多久,婆婆就开始有点家长的风范了。

  有一天,她竟然收拾起我的衣橱,还把我两双丝袜送给了小保姆,那丝袜是好友送的,价值1000多!

  她不尊重我的隐私,可我还是心平气和地跟她说:“妈,我衣柜乱,还是我自己收拾,要送小保姆东西,您告诉我,我可以去买,那丝袜挺贵的。”婆婆听了很不高兴,说:“你们平时送人家衣服都没什么,怎么我拿双袜子都不行了呢?”事后,夏天不仅不安慰我,还说:“唉,不就是双丝袜嘛,芝麻大点的事别上升高度,至于嘛。”

  我和夏天商量好,搬到新家后就把旧房租给在北京工作的外甥。婆婆知道后却说,租给亲戚到最后往往就要不回来了,还是她来帮我们看房,将来留给孙子!

  我满心的不高兴:这是我们的家事,自然应该由我们自己做主,再说难道我娘家的人都是强盗不成?于是就没好气地说了句:怎么就能没了?我们家人没那么低素质!婆婆也恼了:是我素质低!好心没好报!真是不知好歹!

  被婆婆这样骂,委屈的泪水在我眼眶里旋转,夏天却目不转睛地盯着电视,完全没有调解的意思。夏天无所谓的神情令我更气愤,男人是婆媳关系的润滑剂,连他都“罢工”,我和婆婆如何融洽相处?

  因为婆婆的阻挠,房子最终没有租给外甥,看着自己的亲人在外面租房住,自己的房子倒空着,我心里很不是滋味。婆婆倒是放心地和我们一起搬到了新家。每次回到新家我没有一点喜悦,看到婆婆和夏天有说有笑,对我冷冷冰冰,都备感凄凉,我们的婆媳关系算是降到了冰点。老公的事不关己更教我大失所望,如果婚姻只是两个女人间一场接一场的兵荒马乱,我何必守着胆小冷漠的“大丈夫”?

  妈妈提出卖掉九江的房子来北京和我一起生活,我毫不犹豫地答应下来。姜露知情后却惊恐万分,连连拒绝。我颇费口舌做通她的工作,然而看她一脸不甘愿,我也很不是滋味。我妈妈独自生活在江西,有个头疼脑热都呼天不应,她怎么能如此麻木?

  与最爱的两个女人共同生活,并不如想像中幸福。有矛盾时,我曾分别随声附和妻子和妈妈“你大人有大量,别和她计较”。

  结果却如同火上浇油,换来更激昂的埋怨。最后,我只能沉默,即便如此,她们还一致指责我麻木不仁。

  姜露是个知识女,却一点不懂家庭的经营之道不在谁对谁错,而在于营造家庭的和睦气氛。她总是处处顾着自己的隐私、空间、自尊,碰也碰不得。

  有次妈妈看到书房里她的书散落满桌,好心去收拾了一下,结果倒惹得她火冒三丈,冲我嚷嚷什么把她的翻译资料全弄乱了,一晚上的功夫都白费了,第二天还告诉妈妈别再动她的东西,搞得妈妈很伤心。我两边都说不得,只能选择沉默。

  老家还有几个亲戚,过“十一”有几天假期,妈妈想让我们陪她回趟老家,老人的心思也就是想在父老乡亲面前显摆显摆颇有成就的儿子媳妇。

  我满口答应,没想到却遭到姜露的反对:她不认识那些亲戚,十一这么珍贵的假期,还准备和老同学好好聚聚呢。

  我极力劝说下,虽然最后姜露勉强同意了,却一路板着面孔。“这媳妇没把咱当一家人。”妈妈含泪跟我说。我很烦恼,却无法向妈妈解释新一代儿媳的新观念,同时也不敢再说姜露什么,她觉得自己已经做了很大牺牲。

  房子的事,妈妈的话不是没道理,但是却把姜露彻底得罪了。我想,妈妈也是为我们好,总不能让妈妈去向她道歉吧?

  本想好好劝劝姜露,安慰她一下,还没开口,姜露怒目圆睁地盯着我,我知道又有场疾风暴雨将起,于是只好装困或加班蒙混过关,即使背对她,听着身后起伏急促的呼吸我也能感觉到她的愤怒,可我又能怎么办呢?

  我越来越害怕回家,害怕哄完老婆哄妈妈的重复工作,害怕她们斤斤计较地诉苦。如果妈妈与姜露间的矛盾误会能像做手术那样开刀切除,我一定不假思索地举起手术刀。然而现在我爱莫能助,我真想逃离那个让我无所适从的家。

  几乎每个婆媳关系不和睦的家庭里都站着一位不作为的丈夫。女人很不理解为什么那个在外呼风唤雨雷厉风行的男人直面太太与妈妈之间的小矛盾时,却或者左躲右闪或者彻底崩溃。

  “男人应该是粘合婆媳的双面胶”,许多女人都想当然地认为,她是你妈,很多事情你去做去说效果当然会不同。

  事实上,由他出面去解决问题效果的确不同,可惜不是你想像的润滑或平熄,而是火上浇油。

  他任何站在中立立场的言辞,在婆婆听来都是受媳妇的教唆来教育老娘,正如他每一次跟你交流,你不是觉得他没有切入重点就是觉得他完全不为你着想。吃力不讨好的事儿做多了,再憨厚的男人也学会了打太极,人家惹不起总躲得起。

  你与婆婆因她的儿子你的丈夫而成为亲人,然而,搭筑了你与婆婆之间联系的人,却未必能够承担你们之间的联络重任。同处一个屋檐下的两个女人,还要依赖第三者传情达意,本身便是一种非常态关系。

  想利用请婆婆看话剧来解冻关系,为什么不直接跟婆婆商量,却要提高嗓门“命令”丈夫去买票。尽管本意是向婆婆示好,却根本不知道人家最见不得的就是你让她儿子干这干那。

  婆媳关系之所以成为难题,往往是因为女人过分依赖于家里的男人,两个女人都希望他站在自己这一边去劝解对方,于是剪不断理还乱。而纵观古今中外良好的婆媳关系,无不是解铃还需系铃人。柏芝当年得罪婆婆,后跪求其原谅,倘若下跪的是小谢,婆婆不火冒三丈才怪。

  无论是最初建立良好的婆媳关系,还是婆媳关系的解冻,真诚都是最好的药。什么叫真诚?就是面对面,开诚布公。

  有次妈妈看到书房里她的书散落满桌,好心去收拾了一下,结果倒惹得她火冒三丈,冲我嚷嚷什么把她的翻译资料全弄乱了,一晚上的功夫都白费了,第二天还告诉妈妈别再动她的东西,搞得妈妈很伤心。我两边都说不得,只能选择沉默。

  老家还有几个亲戚,过“十一”有几天假期,妈妈想让我们陪她回趟老家,老人的心思也就是想在父老乡亲面前显摆显摆颇有成就的儿子媳妇。

  我满口答应,没想到却遭到姜露的反对:她不认识那些亲戚,十一这么珍贵的假期,还准备和老同学好好聚聚呢。

  我极力劝说下,虽然最后姜露勉强同意了,却一路板着面孔。“这媳妇没把咱当一家人。”妈妈含泪跟我说。我很烦恼,却无法向妈妈解释新一代儿媳的新观念,同时也不敢再说姜露什么,她觉得自己已经做了很大牺牲。

  房子的事,妈妈的话不是没道理,但是却把姜露彻底得罪了。我想,妈妈也是为我们好,总不能让妈妈去向她道歉吧?

  本想好好劝劝姜露,安慰她一下,还没开口,姜露怒目圆睁地盯着我,我知道又有场疾风暴雨将起,于是只好装困或加班蒙混过关,即使背对她,听着身后起伏急促的呼吸我也能感觉到她的愤怒,可我又能怎么办呢?

  我越来越害怕回家,害怕哄完老婆哄妈妈的重复工作,害怕她们斤斤计较地诉苦。如果妈妈与姜露间的矛盾误会能像做手术那样开刀切除,我一定不假思索地举起手术刀。然而现在我爱莫能助,我真想逃离那个让我无所适从的家。

  几乎每个婆媳关系不和睦的家庭里都站着一位不作为的丈夫。女人很不理解为什么那个在外呼风唤雨雷厉风行的男人直面太太与妈妈之间的小矛盾时,却或者左躲右闪或者彻底崩溃。

  “男人应该是粘合婆媳的双面胶”,许多女人都想当然地认为,她是你妈,很多事情你去做去说效果当然会不同。

  事实上,由他出面去解决问题效果的确不同,可惜不是你想像的润滑或平熄,而是火上浇油。

  他任何站在中立立场的言辞,在婆婆听来都是受媳妇的教唆来教育老娘,正如他每一次跟你交流,你不是觉得他没有切入重点就是觉得他完全不为你着想。吃力不讨好的事儿做多了,再憨厚的男人也学会了打太极,人家惹不起总躲得起。

  你与婆婆因她的儿子你的丈夫而成为亲人,然而,搭筑了你与婆婆之间联系的人,却未必能够承担你们之间的联络重任。同处一个屋檐下的两个女人,还要依赖第三者传情达意,本身便是一种非常态关系。

  想利用请婆婆看话剧来解冻关系,为什么不直接跟婆婆商量,却要提高嗓门“命令”丈夫去买票。尽管本意是向婆婆示好,却根本不知道人家最见不得的就是你让她儿子干这干那。

  婆媳关系之所以成为难题,往往是因为女人过分依赖于家里的男人,两个女人都希望他站在自己这一边去劝解对方,于是剪不断理还乱。而纵观古今中外良好的婆媳关系,无不是解铃还需系铃人。柏芝当年得罪婆婆,后跪求其原谅,倘若下跪的是小谢,婆婆不火冒三丈才怪。

  无论是最初建立良好的婆媳关系,还是婆媳关系的解冻,真诚都是最好的药。什么叫真诚?就是面对面,开诚布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