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女性情感

[女性情感]口述:我将激情付工作岂料后院已起火

  ●当我那被别人风言风语的老婆,亲口对我承认,她红杏出墙的事情都是真的,我的心情真是难以形容啊。

  ●我们之间从没有“激情”可言,恋爱时波澜不惊,结婚后两地分居,就更加平淡了,我们可以一连几个月不打电话联系。

  ●我同意离婚,事已至此,再勉强下去毫无意义,那不过是同床异梦。再说,我也不可能戴着一顶绿帽子再跟她过下去。

我将激情付工作岂料后院已起火

  ·采写:记者张艳

  ·讲述:业勤(化名)

  ·别:男

  ·年龄:32岁

  ·学历:大专

  ·职业:传媒

  ·时间:5月23日

  ·地点:武昌新闻宾馆一楼

  业勤说他跟我是同行,在南方很有名的一家报社工作。

  他随口说出了几个他所熟识的知名记者的名字,全是我耳熟能详的几位同事。他的模样,也跟我那些常年穿街走巷寻找新闻的同事差不多,戴着眼镜,不怎么修边幅,随身带有一个特点显著的斜挎包——容量大,有着长长的带子。“我这次回武汉,是为我跟我老婆的事情回来的,她红杏出墙了,我们要离婚……”业勤开始了自己的诉说,声音十分平静。但那下面,该隐匿着多少愤郁的暗流呢?

  老婆打来电话,我愣住了

  作为一个新闻人,在南方,我每天要看楚天都市报这张家乡报纸,偶尔也浏览一下你们的情感讲述。但我从来没有想到,那些人的故事也会发生在我身上,而我,也会像那些人一样,无法跟父母说,怕他们操心着急;羞于跟哥们启齿,怕丢面子……

  我是5月14日回来的,接到我老婆的电话没几天就回来了。一直对工作兢兢业业、热爱无比的我,后院都起火了,哪有心思工作下去呢?在这家报社工作了三年多的我,第一次请假。

  我老婆在电话里跟我说:“你可能听到了一些消息和话吧,关于我怎么怎么了……”

  那些消息和话,我早就听说过,无非是说我老婆在外面有人了,但我从来没有往心里去,所以我还轻松地对老婆调侃道:“让别人说去吧,人正不怕影子歪。”“我人也不正,影子也歪了……”老婆用幽幽的语气吐出了第二句话,我的人,顿时就像冰一样冻住了。老婆又说她也不想瞒下去了,但我却无法听下去了,脑袋里轰隆作响。当我那被别人风言风语的老婆,亲口对我承认,她红杏出墙的事情都是真的,我的心情真是难以形容啊。

  老婆接着说,为这事,她跟我父亲刚刚大吵了一架。“你回来吧,我们可能要好好谈一谈。”

  早在今年年初的时候,我在老家的一个哥们跟我打电话时,半开玩笑地对我说:“伙计,你常年累月不回来,也不怕你老婆跟别人跑了啊……”我回答说:“我老婆我知道,不会的。”

  现在想来,我哥们是在旁敲侧击地提醒我,只是不好明说。

  而就在前不久,一向很少给我打长途电话的表姐,东扯西拉闲聊了几句后,支支吾吾地问我“你跟你老婆还好吧”,还说“你要经常跟她打电话啊”……我当时有点莫名其妙,其实也是在暗示我什么。她曾经是我和我老婆的媒人,她当然不能无视我老婆出轨。

  从恋爱到结婚,平淡无奇

  回武汉的时候,我在火车上想了很多很多。我不能全怪我老婆,确实是这么多年来,我对她的关心和问候很少,对孩子也很少过问,再加上两地分居,婚姻出现问题也不算太出奇。

  我们是2001年开始谈恋爱的。那时我还在武汉郊区上班,我们都是一个地方的人。我表姐介绍我们认识后,大家觉得双方各方面都还行,就按照我们那里的习俗,我家在一周后给我老婆家送了2000元见面礼,把关系给定了下来。

  我老婆从外表到性格都还不错。她不打牌,爱干净,喜欢做家务,属于蛮贤慧的那类人。

  我想她对我印象也可以吧,因为我们在谈恋爱时,她甚至比我稍稍主动一些。那时候大家都还在用呼机,她经常呼我,约我吃饭、聊天。后来,她还花2600元钱给我买了一个手机,是诺基亚3310的,我用了好几年,所以一直记得这部手机。

我将激情付工作岂料后院已起火

业勤把手机的牌子和型号又重复了一遍。那只手机,肯定承载着他恋爱时期的点滴回忆。这也是整个讲述中,他惟一有点动容的时候。

  两年后的腊月初八我们就举行了婚礼,一年后小孩出生了。

  我从小是个文学少年,在写作方面有特长,所以哪怕是上班了我仍对新闻痴心不改。结婚后,我辞职先后到武汉、北京等地的报社应聘过记者。2006年元旦,我受同学之邀,南下广东进了一家报社。

  我很努力,哪里有线索就往哪里跑,从来不休息,对采访、写稿子充满了激情,因此同事都叫我“拼命三郎”,领导对我也很器重。

  在广东,除了春节我没有回来过,春节也只是呆个两三天。放暑假时,老婆会带着孩子来广东小住一阵。但我很忙,也难得多陪他们。

  我仔细思考过我们之间的感情,从来就没有“激情”可言,恋爱时波澜不惊,更多的是顺其自然、按部就班,完全没有过书上所写的死去活来的感觉;结婚后两地分居,就更加平淡了,我们可以一连几个月不打电话联系。我家里经济条件还不错,老婆跟我父母住在一起,她上班不算忙也不累,孩子在上幼儿园,这种安定平静的生活,让我非常放心,一点后顾之忧也没有,更是一头扎进了我热爱的事业中。

  放手由她去吧,好聚好散

  在我回来之前,我跟家里打过几通电话,终于弄明白了老婆出轨的情况。

  那个男人叫里佟(化名),跟我老婆是初中同学,以前追过她。在我和老婆结婚的时候,他来吃过喜酒。后来他们同学聚会时,里佟也曾来过我家几次,我们见过面的。但我从来就没有想过他们会如何如何,一是我老婆怎么看也不像一个轻浮、搞外遇的人,而我虽然孤身一人在广东,也从来没有在男女关系方面动过什么歪心思,更别说做什么对不起老婆的事情。

  我回来后的第一天晚上,我找到住在朋友家的老婆,好好谈了一下,证实了一些事情。这一次我比较克制,说了一些自己做得不好的地方。老婆也分析说,一直以来,我们两个的感情太平淡了,完全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式的婚姻。她表示,出了这种事,我家里的老人肯定无法再接受她,而那个里佟,也已经为她离婚了,她不离婚也不好交待……

  第二天,我们又见了一面,这一次我没能克制住心里的怒气,对老婆发火了。因为老婆听说我的那些哥们要“修理”里佟,表现出很担心、很害怕的态度,这让我心里很难受。我并不想把里佟怎么样,但老婆为他担惊受怕的模样,让我心里不是滋味。

  我也曾约过里佟面谈,他先答应了,后来可能听说我哥们扬言找他算账,也不敢来见我了。

  其实,到现在我也不想过多地去追问或者去打探老婆跟里佟的来龙去脉。那些细节,我知道得越多,心里的难受也越多。

  回来10天,我跟老婆只见了4次面。我同意离婚,事已至此,再勉强下去毫无意义,那不过是同床异梦。再说,男人的面子,也不可能让我戴着一顶绿帽子继续跟她过下去。

  对于财产,我们也详细地谈了。我们总归夫妻一场,这方面好商量,不会像有些夫妻那样扯皮拉筋。我的岳父岳母很通情达理,我去过他们家一趟,他们表现得很愧疚。我对他们说:“你们还是我的父母,有事情尽管做声。”我老婆的弟弟妹妹,在读书的时候我资助过他们,他们对我说,我永远是他们的姐夫。我也说,他们还是我的弟弟妹妹,任何时候有事情都可以来找我这个姐夫。

  业勤的最后一段话,充满了感伤。一个家散了,哪怕是好合好散,当事双方都会留下深深浅浅的伤痕,而曾经的亲朋好友,也必然留下无限遗憾和叹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