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女性情感

[女性情感]《辉夜姬物语》女人选哪条路都会很辛苦

  《辉夜姬物语》讲的是一山林老翁在竹子里得到一小女孩,养大成人,却不甘让她在乡野里沉寂,便带上京城,买豪宅、置衣服、请佣人。包装成一个公主——“辉夜姬”,待价而沽,引得无数王孙公子竞相追求。

  

 

  这样的故事并不新鲜,千百年来都不断在发生,中国古代有“扬州瘦马”,当代也有“奶茶妹妹”,只要男权社会还没终止,女人就永远会被当成物品,修成玉颜色,卖与帝王家。美貌的女人不过是身价高一点罢了。

  

 

  如果回到乡间山野呢?和大自然为伴是否就能活得真实一些?

  在《辉夜姬物语》里,女主角厌烦死上流社会的虚伪,而始终怀念山野生活的美好,鸟儿虫子与野兽,还有她青梅竹马的舍丸哥哥。好像她本应和他在一起。无数的文学名著也都在歌颂“只羡鸳鸯不羡仙”,富贵日子过惯了的文人都想当然地憧憬“归园田居”的日子,和心爱的人隐居起来就什么烦恼都没了。又哪里知道小人物的苦悲?

  

 

  那个舍丸哥哥,家里是做木器为生,靠着树林过活,一片林子砍得差不多了又得举家迁徙。根本居无定所,日夜忙于生计,又谈什么爱情?乡下有无数的舍丸哥哥,他们多半也只能找个能操持家务的方便女人,能做饭能生儿子,培育下一代劳动力——在乡下,女人一样是物品,他们只发挥着最低能的功能:生育。

  

 

  《辉夜姬物语》是东方的写意式画风,几个主角都浓墨重彩,配角能画出眉毛眼睛就不错了,舍丸哥哥最后娶的女人连五官也没有,只寥寥几个镜头——掏出奶子给娃吃。乡下的女人连名字都不配有,纵然是一辈子规规矩矩、尽职尽责,然而他们的男人一旦逮着出轨的机会也还是要出轨的。

  舍丸惦记着女主角,只要她还看得上他,他愿意即刻就抛妻弃子。电影最后舍丸和女主角上天入地的飞腾,如同春梦的隐喻——翻云覆雨、颠鸾倒凤。

  

 

  这段堪称点睛之笔,避免电影陷入为赋新词强说愁的矫情,增添了几分现实感,尽管舍丸是年少时的纯美初恋,然而也不过是个普通男人。女主角嫁给他,未必幸福。激情一把就够了。

  当公主也好,当村妇也好,女人选哪条路都是辛苦的。好像小时候都自由快乐,一到了要嫁人就不行了。辉夜姬只好升天去,可是人生的乐趣还是胜过天庭百倍,那乐趣不在于那些大事情上,都藏在一点一滴的小细节里——路边的花、枝头的鸟、树上的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