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女性情感

[女性情感]口述:被房子拦住爱情 我结不成婚也分不了手

  倾诉人:黎苏南

  年龄:30岁

  职业:公务员

  大学毕业后,苏南考上了郊区一个单位的公务员,在网上认识了小自己6岁的城区女孩小白并恋爱。两人合伙在城区买了房子,小白想叫他调到城区,但苏南调动的事始终没办成。他们几度闹分手,只因房产不好分割,一直也没分成。在父母催促下,他们热热闹闹地办了婚宴,却一直没去领证……(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年纪不小了,该结婚了!”父母见一次催促一次。女友小白也说:“消费了我这么久,也该给个说法了。”她嬉皮笑脸的样子让我更觉得心里没底。从认识到恋爱,两年的时间里,我们小吵小闹不断。现在终于熬到结婚了,为婚宴的规格,两人又杠上了。她想订贵一点的,说免得亲朋好友笑话。我说还是实惠点好,咱们还要供房贷。“你还好意思跟我提房贷,房贷又不是你一个人供。”她这话刺痛了我的自尊心,我不客气地回敬:“要不是你死要面子,非要买大房子,咱们也不至于这么紧张。多大的脚穿多大的鞋子,晓不晓得?”

  结个婚太琐碎,请谁不请谁,如何安排住宿,还要备齐缺少的家具、选礼服……好一顿忙乱,我瘦了上十斤。

  婚宴那天,我事前再三跟司仪强调,尽量搞简单点,其实我是害怕搞那些肉麻的形式。小白又生气了,说我是舍不得钱,一点都不浪漫,人家都有跪地求婚,还有叫老公背诵新三从四德啥的,她就没有。我忍住气没说什么,换礼服去敬酒,她跷着脚,非要叫我给她换鞋子。不就是换个鞋子吗,干嘛搞得自己跟女皇似的?我装作没听见。连呼几声,我不理,她就把鞋子一摔:“不结了。”起身就要走。伴娘赶紧拉住她按在椅子上,给换上鞋子,又说了一箩筐好话,我和她才面和心不和地出去敬酒。

  晚上回到新房,我看她一脸疲惫,有些于心不忍,就主动烧了开水,给她冲了杯热乎乎的立顿奶茶。奶茶都不冒热气了,她还在生气,自顾自去洗脸洗澡,故意把东西弄得噼里啪啦响,我忍不住大吼:“姓白的,别蹬鼻子上脸哈。结婚是你自己愿意的,又不是我强迫你的。”“你还有脸说,搞得这寒碜,我以后都抬不起头来。”

  那晚她睡的大床,我睡的沙发。

  一点私心成就爱情

  婚假我也没休。因为没办结婚证,我不好意思跟单位请假。

  第二天天没亮,我就起床,赶车去了郊区的单位上班。一切照常,无人祝贺,其实我压根没告诉单位的人我结婚。对面桌子的老李看我蔫头耷脑的,丢过来一支烟:“我猜猜,你从不搓麻,所以不会是输了钱心情不好。肯定是为了女人吧?”“女人就是麻烦。”“错!关键是找对人。咱们又不是腰缠万贯的大老板,还是找个踏实过日子的女人实在。”这话说到了我心里。

  我其实已经有些后悔了。如果不是有点私心,如果我多点闯劲,生活肯定不会这样吧。

  大学毕业后,女友小梅叫我同去深圳发展,我听说那边竞争激烈,父母就我一个孩子,我去了远处,一点都照应不到,最后我决定留下来。小梅独自走了,这段恋情就此终结。

  后来我幸运地考上了公务员,不过是在郊区工作,回城区的家得两个小时。工作倒是稳定了,可婚事成了大问题。每次回家,父母都唠叨一遍,急了,老头恨不得拿起扫把揍我。

  我不经常回家,就买了台电脑上网打发时间,认识了众多女网友,小白就是其中之一。她也经常在线,我们聊得最多,我知道她比我小6岁,在一个不大不小的公司上班,不是很忙。她知道我在郊区做公务员。我回家时顺便约见了她,她打扮得挺时尚,蛮活泼直率。我对她印象不错。

  就那样我们开始恋爱了。我当时想,还是找个在城区工作的好些,以后若能调到城区工作固然好,万一调不回来,孩子在城区上学生活也好些。起初电话打得蛮热烈,她也老叫我回来看她。我想女人都娇气些,回来就回来。过了半年了,我傻呵呵地乘几个小时车回来,陪她吃喝玩乐了好多次,她却一次也没去郊区看过我。再见面时,我憋不住问她:“你是不是瞧不起我的工作啊?一次也没去看过我。”“有必要去吗?反正我指望你调回来的。以前我又不是没去过郊区,没啥好玩的。哎,你看我新做的指甲好看不?”看她这么直率又没心没肺的样子,我实在发不起火来。

  一套房子拦住感情

  调回来哪里那么容易,我到处找人,忙了一个多月也没头绪,急得嘴角上都起了泡。那边,小白每次一接通电话就问:“弄得么样了?”我更着急。

  再次碰面时,我索跟小白直说了:“这几年,我们单位调到城区的一个都没有,有本事有门路的,人家也不来这里了。我估计我就这样了,懒得白费力气了。”小白脸色变了,放下手里的鸡翅,“那么办?以后难道你就只周末回来一下,我跟你图什么呀?”

  事情就这样拖延下来,我们照例来往着。只是每次提到这个都不欢而散。又过了几个月,她忽然跟我说想从家里搬出来住,免得父母嚼她。我说租房子麻烦,她一个姑娘家住也不安全。她说:“我没说租房子,是要你早点买房子。不然以后怎么结婚啊?”虽然这个要求有点高,但她既然想那么远,而且有结婚的念头,我觉得她只是年纪小,有点任性罢了,对我还是真心实意的。我当然同意了,何况以后结婚单独住,买房子是必须的。

  我不喝酒不打麻将不穿名牌,生活简单,银行卡上的数字是慢慢大了起来,可还是远远赶不上房价前进的步伐。小白问我:“你到底有多少积蓄?”“不到8万。”“那就叫你老头他们给点。”最后父母还是给了我几万,我有些羞愧,他们住的还是单位的老房子呢。

  我想买个合适的二手房先住着,但小白坚决不同意。最后她选了一套新房,我们各出一半的首付(她父母也赞助了一些),房产证写的我俩的名字。她想叫我一个人出房贷,我不同意:“我每个月就那点钱,再说了,我好歹也攒点钱装修。”最后决定一人出一半。吵吵闹闹中,新房的基础装修搞好了。

  折腾了一番,我对调动的事儿也彻底灰心了。只是小白仍不死心:“你看人家城区的,一样的工作,比你舒服,生活也方便。你咋就一点都不着急?真不知道我到底看上你哪一点?要事业没事业,要钱没钱,连房子都买不起,还得老婆出钱。”

  闹到最后照例说分手。那房子怎么办?她说:“当然归我。我父母和我都出钱了,也写了我名字。”“那还有我一半呢。装修的钱还是我出的。”争执无果,她不愿意放弃房子,也不想给我钱,说和我同居已经吃亏了……这分手也就一直没分成。两人吵完了架,照样一个屋里进出。

  从办完婚礼到现在,差不多三个月了,我俩一直没再同居过。给她打电话,她爱理不理。岳父母倒是通情达理的人,一直说,就这一个姑娘,以前太惯着她了,叫我多担待,好几次还站在我这边批评她。我也不忍心上门去找二老调解,他们和我父母都不知道,其实我们根本没领证。中间我回去看了父母,他们问我小白怎么没来,我只好说她加班。

  拉锯战持续着,或许她和我一样想:过得下去,就接着过;过不下去,分开就是了。反正没领证,以后说起来,也算档案清白,“我还是未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