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女性情感

[女性情感]口述:前女友威胁要“做”了我最爱的女孩(4/4)

  倾诉人:正天(化名),男,30岁

  正天外表俊朗、身材高大,行动间颇有玉树临风的气质。正天说,4月16日是一个名叫小青的女孩子的生日,他希望在这一天借助晚报对小青说一句对不起,感谢小青尊重了他的选择,希望小青能够原谅他。

  小青之前的情缘

  提到小青以及我和小青感情的走向,不得不先说一说玲子。玲子是我的第一位女友,也是我曾经刻骨铭心地爱过的女人,但是我们最终擦身而过。

  与玲子相识在高中时的一场同学的生日宴会中,通过朋友一介绍,我才发现原来我俩同在一所中学。玲子皮肤很白、头发很黄,长得像个洋娃娃,穿着打扮也很洋气,给我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

  玲子高我一届,我上高二的时候她正在上高三,在生日宴会以后,很快她高中毕业了,我也放了暑假,在暑假里我们经常相约出去玩。云龙山、云龙湖、电影院都成了我们常去的地方,渐渐地我们彼此之间都有了朦胧的感觉。家人知道我们之间的往来,对此采取的是默认的态度。我和玲子交往着,没有亲昵的动作、腻人的话语,感情却不断地升温。一年后,我高中毕业了,次年冬天我光荣入伍,成了一名武警战士。在我离开之前,我向玲子许诺,我一退伍就会和她结婚。

  当时的兵制是3年,因为我表现出色就在部队呆了5年。在部队的日子,我和玲子保持着每天一封书信的联系频率。第三年的11月,我回家探亲,一个晚上我骑自行车载着玲子去云龙湖玩,玲子因为顽皮不慎掉进了水里,当我筋疲力竭把玲子从水里捞出来的时候,我们两个浑身上下都湿透了,在冷风中簌簌发抖。

  随后我送玲子回了家,当我们换好了干净衣服,我有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这个晚上我没有回家,躺在玲子的床上,我们相拥而眠,这是我第一次与玲子如此亲近。我紧紧地抱住这个刚刚与我同历生死的女人,我想我们一辈子都不会分开了。只是抱着玲子我就已经很满足了,事后当我们向亲近的朋友说起,他们怎么都不相信我和玲子什么也没发生,但是我知道这正说明了我对玲子感情的纯净。

  命运让我和玲子擦身而过

  2000年,我转业了,在一家比较好的单位找到了工作。无论是玲子的家人还是我的家人,对这门亲事都还算满意,如果没有什么意外,我和玲子结婚是水到渠成的事。

  然而意外还是发生了,在我工作一年后。事情的开头是很平常的,我和玲子去吃烧烤,玲子提议把我大哥也叫来,我给大哥电话,大哥先是说他正在吃饭,不去了,但是他禁不住玲子央求,最终答应要来。一个小时过去了,大哥还没有到,玲子打电话催,大哥说在路上;又一个小时过去了,大哥仍不见踪影,打他的电话关机了。

  我和玲子离开路过一个派出所时,路上有一群人围在马路中间喧闹着,而我俩对这样的情形并不感冒,兴致索然地离开了。

  两天后,当我接到警方的通知,并去辨认相关物品时,我才意识到,那天的人群围观的有可能是我出了事的大哥。但是,拿着警方的通知去殡仪馆认尸的时候我仍存着一丝侥幸,然而在那里我见到了我一生都难以忘记的景象——从抽盒里拉出的尸体鼻耳流血、惨不忍睹,而这个人是我的大哥——我唯一的哥哥、血脉相连的兄弟(说到这里,正天的声音低沉,萦绕着挥之不去的伤痛,在这几分钟的陈述里,我没有插一句话)。

  我不知道我是怎么走出殡仪馆的,回到家里,我跪着对家人说,殡仪馆里的人的确是大哥,顿时家中哭声一片。据当时接案的民警说,大哥是两天前酒后驾驶摩托车撞到一辆大车上出的事。玲子不知道怎么知道了这件事情,她非要把这件事情说出来,我一气之下打了她。我知道自己冲动,但是我控制不了自己,我知道只要玲子说出事情的真相,我们就不可能在一起了。

  在之后的几天里,我一直有生不如死的感觉。虽然没有让玲子说出真相,但是只要一看到她我就会想到大哥,我发现我有了心理障碍,我无法面对玲子了,尽管我还爱着她。

  我和玲子的关系就此中断。我不再去找她,却经常开着车在她下班的时候到她的单位去,她不是一个人走就是和女同事一起走。直到有一天,我看到了她坐上了一个男人的摩托车,从那以后我就再也不去她的单位守望了。

  过了有些日子,玲子突然打电话给我,告诉我她要结婚了,我在电话里恭喜了她。她结婚那天,我去了,她身着洁白的婚纱,美得像个天使,站在高台上明艳不可方物。她的目光在人群里逡巡着,我能感觉到她在寻觅我的影踪。当我的目光与她的目光对视了一下,我就离开了。后来她追了出来,足足在外面站了10分钟,而我一直躲在暗处注视着她,直到新郎出来将她拉回礼堂。

  在玲子结婚那天,我整整喝了一天的酒。此后的两年,我与玲子一直没有联系。突然有一天,玲子哭着打通了我的电话,说要见我。一见到我,玲子就紧紧抱着我哭了起来,她的脸也肿了。玲子说她和丈夫发生了口角,丈夫动手打了她。我一时冲动,想要找她丈夫理论,但我很快冷静了下来——我以什么身份去管玲子的事?她的前男友吗?最终,我安慰了玲子,把她送了回去。随后,我立刻打了份报告,申请调离市区的工作岗位,去了单位设在邳州的点,我换了手机号。我想,既然我和玲子注定要擦身而过,那就让我们都不再想起,更好地面对将来吧。

  与小青相识在人间烟火中

  在邳州的一年里,我工作勤勤恳恳。当然,我也经常回家看看,除了陪父母说话外,我的肩上还有另一份责任。大哥去世后,嫂子也改嫁了,他们留下了一个女儿。我把这个孩子当作自己的孩子一样抚养,把这个侄女当成自己的女儿一样地疼。

  去年春节,恰好是我值班,我就留在单位没有走。单位隔壁有一位老大爷,平常和我关系不错,就叫我去吃饺子。我帮着他们擀面皮,不一会走进来一个清秀俊俏的女孩子。她戴着眼镜、长长的头发,女孩子特有的秀气和浪漫一下子就出落了出来。她也是过来帮着大爷擀面皮的,后来我知道她叫小青,是大爷的亲戚,在邳州工作,家也在市区。

  在家家团圆的日子里,与小青相识在人间烟火中或许也是一种缘分吧。但是当时我没有想太多,毕竟是一面之缘、萍水相逢。

  认识了以后,小青便偶尔会找我来玩,我有时候也会去找小青。但是我只是把她当妹妹,毕竟我大了她好几岁。而小青是青春的,也是热情洋溢的,有着这个年纪的女孩子特有的天真浪漫以及勇气,终于有一天,她对我说她喜欢我。平心而论,我也是喜欢小青的,然而我的年纪阅历太过沧桑,我觉得我配不上这样青春活力的小青。更何况,我还要照顾哥哥的孩子,小青和家人能接受吗?以小青的年龄和阅历,她能担当得起一个合格的母亲的责任吗?对此我表示怀疑。我把我的考虑告诉了小青,她不以为然。她的纯真和坚持最终打动了我,我和小青相恋了。

  和小青的恋情让我感到前所未有的轻松和快乐,我们一起度过了9个多月的美好时光。正当我沉浸在幸福里的时候,玲子出现了。

  如果不是玲子,我不会远避邳州,自然不会遇见小青;可是,如果不是玲子,我和小青还会快乐下去。

  玲子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打听到我在邳州,找到了我单位。她说,她结婚几年,都没有要孩子,为的就是等我。我向她坦白了和小青的恋情,玲子突然暴跳如雷,她当着我的面,给别人打电话,说:“找人把小青‘做’了。”我明白以玲子家庭的社交能力,她能够做到这一点。玲子说,她不能容许她的东西被别人抢走。看着眼前这个蛮横的女人,我再也找不到当年那个温柔善良的天使的影子了,我曾经爱过的玲子早已飘然远去。

  因为害怕出事,我答应玲子和小青“断了”,玲子得到了答案,满意地走了。

  美丽善良的姑娘,对不起

  玲子走后,我又打了申请调回市区。我没有勇气对着小青说出分手,只说是临时借调。我回市区没多久,小青也跟了回来。小青说,她和父母说过了,父母能够接受我带着一个孩子的现实,可是此时,我的想法已经改变了。

  在我回市区期间,因为侄女常常到住在我们楼下的流云家里去,我便认识了流云。流云有过一段失败的婚姻,现在和女儿一起生活。流云是一位成熟而具母的女,因为我工作忙,侄女无人照顾,侄女很多时候都在流云那里吃饭学习,孩子渐渐和流云产生了感情。在这个时候,我自然想到了小青,小青的青春魅力自然是我所喜欢和欣赏的,可是在交往之初,我就意识到我们之间是不和谐的。而且我的工作质特殊,我需要的是一位达观成熟的妻子,流云似乎更适合我。最重要的是,侄女喜欢她,能从流云这里得到那份缺失的母爱。

  促成我决定和流云结婚而舍弃小青的,还有一个关键因素,那就是来自玲子的威胁。我不希望因为我让小青受到伤害。而对于我和流云交往的事情,玲子竟然态度很平和,虽然我疑惑,却也庆幸。

  我把我的决定告诉了小青,小青流着眼泪对我说,如果这是我的意愿,她无话可说,希望我在结婚的时候能通知她。小青走的时候绝望而动情地问我:“如果有来生,你可以娶我吗?”我对她说,可以。虽然,这是个肯定的答案,是我的真心实意,却依旧是残忍的。然而除了这点奢望,我还可以给予小青什么呢?或许,只有一句无用的对不起了。小青,今天是你的生日,在这里,我要万分歉疚地对你说一句对不起,你是个好姑娘,一定可以找到真正与你相配、疼你爱你的人。

  正天说,单从感情方面考量的话,这三个女子中他自然是爱小青的。而整个事件中,小青也是最无辜的受害者,她本不该在这样年轻的时候经历这样复杂的感情。正天想对小青说一句对不起,请她原谅他没有选择她。他只能以这篇文章作为他们过往感情的纪念,在4月16日她生日这天送给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