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女性情感

[女性情感]玩够女人的丈夫想分我家产(3/3)

  生下女儿 被逼离婚

  我和梁斐是经人介绍认识的。我们同是安徽老乡,两家门当户对,亲事是水到渠成的。

  那时候,梁斐在武汉读书,我边上班边陪他。1990年,我怀孕回安徽婆家待产,十月怀胎,女儿呱呱坠地,看着她漂亮的五官,我满足极了,甚至忽略了婆婆那张已经阴沉下来的脸。

  很快,我和女儿的境遇急转直下,婆婆嫌弃我没生儿子,无端地挑我毛病,恶语相向。随之而来的,是分家,搬家,断绝生活费……

  没脸和娘家人诉苦,我只能求梁斐帮帮我们母女。让人绝望的是,无论我怎么找他,他一概装聋作哑,视而不见。

  一直等到女儿满周岁,家里的恶劣关系愈演愈烈,直到这个时候,我才明白,原来,梁斐和他父母早已站在一条战线上,这样对我,只是为了逼我早日离婚,他家好另娶媳妇抱孙子。

  情急之下,我独自赶来武汉,把他找回家评理。

  那个冷得伸不出手的冬日,我这辈子永远不会忘记,上午到家,下午,就收到了他父母早准备好的离婚协议书,我受不了这份窝囊气,果断签上了名字。

  不能被命运击倒。一咬牙,我把女儿留在了妈妈家,背负着邻居们轻蔑的眼光,一个人来武汉寻找出路。等我找好落脚地之后,再接女儿过来。

  然而,来武汉不到一个星期,坏消息接踵而来。我离家的第二天,梁斐领着另外一个女人回家,婆婆欢欢喜喜地把新人迎进了门。

  委屈的泪水滚滚而下,我到底做错了什么,要遭遇这样的婚姻!情绪低落到谷底时,原来单位的领导好心收留了我,让我继续在门市部上班。为了让自己活出个样来,我起早摸黑,偷学技术,争取打好基础,早日把女儿接来上学。

  丈夫冒充单身电台交友

  1993年11月,一个下雨的早晨,我准时打开店门,一个小女孩在门口欢快地跑来跑去,定睛一看,那不是我可怜的女儿吗?我边喊着她的名字边冲出门去,一把将她抱进了怀里,她用陌生的眼光盯着我看,看得我心里一阵阵发酸。直到这时,我才注意到,门旁还站着一个精神萎靡的男人、我的前夫梁斐。“我们好好过日子吧!”就这一句话,他提着一大包衣服,重新回到了我的生活中来。晚上,爸妈关心地打来电话,说我走之后,发生了很多事情,梁斐带回家的那个女人是个厉害角色,本想靠着梁家享福的,而梁斐妈妈却一心指望着抱孙子,闹了几次后,那女人索卷了一笔钱消失了。妈妈劝我说,吃了亏后,梁斐知错了,还特意上门找他们两老道歉,这次带着女儿来找我,就是来求我原谅的。

  我何尝不渴望一家团圆呢?没有为难梁斐,我们复婚了,我调整心态,默默接纳了他,帮他添置衣物,调养身体,一家人又回到了从前的平静生活。

  1996年,机会悄然降临,我和别人合伙接下了一家玩具厂,有了以前的工作经验,加上我的诚实经营,生意日渐起色,经销商不断加盟。

  两年后,我成为这家玩具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一个人既抓生产又抓经营,随着事业范围的拓展,我的精力也渐渐自顾不暇,总希望有人能帮我一把。

  然而,我每次把事情交给梁斐时,总是适得其反。梁斐性格内向,情绪起伏不定,似乎仗着他是我老公,凡事都得别人依着他。在单位里,常为了一点小事和公司上下闹得矛盾重重。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我索性独自承担起工作养家的担子,他没事天天泡麻将室,和老头老太太打牌混日子。

  前年年底,我们淘汰了多年的二手车,买了辆崭新的别克。

  让人始料未及的是,新车不仅带来了生活的便利,更带来了噩梦的开始。

  自从有了新车,梁斐愈发得意,每天开车出去,有时甚至彻夜不归。都说男人就像捏在手里的沙子,握得太紧,就没了,他喜欢玩牌,只要不做出格的事,也就随他算了。

  怕什么,就偏偏来什么。

  8月起,梁斐的短信电话格外多了起来,这天,一条暧昧短信意外被我亲眼读到。

  我不敢马虎,查出了他的通话记录,没想到短短一个月,两人通话竟有240次,拿着长达数米的通话清单,我吓蒙了,干脆调出了他近三个月的通话记录。不看不要紧,我眼前一黑,差点晕倒过去……和他长期保持联系的女孩竟有四五个!

  证据在握,我不得不冷静下来,跟她们一个个了解情况。联系人浮出水面,真相水落石出。

  说出来真令人脸面无存,原来,我的丈夫、四十多岁的梁斐竟然冒充单身,参加电台的热线交友活动!谎言被拆穿的那一刻,有女孩竟然惊呼起来,“不会吧,他比我父亲还大?”

  遇上爱情骗子 他对我撒气

  丑事拆穿后,梁斐信誓旦旦,以后绝不再犯,为了女儿明年高考,他还主动立下协议,如再出事,他净身出户。

  婚姻危机刚喘了口气,工作上的事情接踵而来。

  9月,位于深圳的分店手续办妥,我必须赶去筹备开业的事情。把武汉的工作交付给梁斐,可又对他不放心,不得已安排妥一切,我才登上了去深圳的飞机。

  在深圳安静几天之后,家里果然出事了。私家侦探给我回话,说梁斐一切正常,是个好父亲,每天还坚持在餐馆炒菜送去某公司大楼,应该是给女儿送饭吧!

  一句话犹如晴天霹雳,女儿在寄宿学校读书,他从来没去看过一次,哪里还会送什么饭?事实摆在眼前,他还在和其中一个女孩交往!    我火速赶回了武汉,和梁斐对质。丑事掩藏不住时,惊慌之后,他恢复了一脸痞子相,“我只是和那个晶晶挂着,逢场作戏而已,再说了,有钱有闲,哪个男人不玩?”

  我给晶晶发了条短信,想问个清楚,既然她答应我退出,怎么能出尔反尔?谁料,有了梁斐撑腰,晶晶似乎比我更有理,扬言回武汉后抄我的家,把我女儿打到残废!

  晶晶的叫骂重重刺伤了我,我铆上了劲,发誓要查清她的底细。

  一查之后,发现她的身份很是令人怀疑。她周一在九江、周二在鄂州、周三在黄陂,手机往来记录更多得惊人,而且每个电话都是集中一段时间出现,然后迅速消失,正常人怎么会放下工作四处会朋友呢?肯定有问题!

  我把电话单拿到梁斐面前,他才扫了一眼,就气得浑身发抖,一把撕了个粉碎。

  不久后的一天,梁斐突然在房间里朝着电话咆哮起来,“我是谁,我还没问你是谁呢……没错,我是他在武汉的男朋友,有种你过来,我砍死你……”很显然,他给晶晶打电话,没想到接电话的是个男人,两个男人在电话里互骂,高喊着要和对方持刀互砍。

  经过这件事后,受骗上当的梁斐大受打击,见人打人,见东西摔东西,更不肯开口跟人说话,脸面不顾地肆意发疯闹事!似乎这是他人生所遭遇最纯洁的爱情,可到头来,却被小丫头给耍了。

  玩够了女人 他找我分家产

  要闹就让他闹个够吧。一个已婚男人,在家人面前,毫不掩饰失恋于另一个女人的伤痛之情,可见妻儿在他心目中的分量轻到了什么样的程度。那阵子,我每天活在内心和现实的双重折磨之下,暴瘦15斤,人憔悴得不忍照镜子。

  痛定思痛,我决心作最后一次努力。我以退为进,尽一个家庭妇女的本分,每天提早下班给他做饭、倒洗脚水,嗓子低八度和他说话,夜里常找他谈心、帮他疏导情绪。

  十一长假,有重要客户来访,我不得不再次去深圳出差,尽管临走前再三交待,可回到公司时,他根本没管事,连基本的账目都没做。回到家,倒是女儿忍不下去了,“你和爸爸离婚吧,你走后这么多天,他几乎没有落家,天天出去,他的心早就不在家里了。”

  私家侦探那边也有了回话,说他没有再找晶晶,但发展了新目标,还常常开车带女孩出去兜风。

  既然无力回天,也只有离婚这一条路了。谈起离婚,梁斐倒是来了精神,上一次说分手时,他提出分一层楼,另外给他20万元的生活费。可这一回,当我毫无防备地将家产公开时,他马上反悔,说既然我有这么多钱,这个数就离婚,太不值了!

  看他坐地起价的痞子样,我恨不能冲上去给他两耳光,都是我辛苦挣来的血汗钱,凭什么拱手送人!

  谈话到此结束,离婚的事也告一段落,之后,梁斐过着单身般的快活日子,每天催着我去发展深圳的生意,巴望着自己占着武汉的生意,过他的逍遥日子。而每次,他出去玩女人回来,我若是和他斗气,他便开始提条件,分家产。“打死人偿命,折磨死人不偿命!”这句话已经成了他的口头禅,常常念给我听。

  尽管打心底,我不愿面对一个支离破碎的家,可梁斐这样的男人,还值得我再给他机会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