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女性情感

[女性情感]周蓬安:为美容贪千万,想“过把瘾就死”?

   美容贪千万,想“过把瘾就死”?

  9月6日,《澎湃》一篇题为《为“美”而贪:江苏4名女财会贪污挪用九千余万》的文章,披露了扬州市4名案发时还不到30岁的年轻女会计狂贪公款的事,其中两人在近4年时间里挪出4600余万元公款借给他人,案发时尚有2000余万元未能归还。这两人还分别购买了近300万的别墅一栋,其中一人还单独购买了近200万的两辆情侣款宝马跑车。

  该文还报道了另一名年轻女会计为了能够在朋友面前显摆,贪污公款达250余万元,用于各种奢侈消费。

  而最令人无法理解的是,原任高邮市农委现金会计柏玲在短短的两年左右,累计贪污公款达到惊人的1000余万元。柏玲仅在高邮某美容店消费就达800余万元,有时竟会贴满全身每张上万元的面膜。

  笔者首先要就这篇文章的不严谨之处,对作者提出一些批评:一是文章报道4名女会计合计贪污的数字与标题显示的9000万差距很大,虽然我猜测挪用4600余万的那两名女会计,或许还有巨额贪污行为,但这些却没有交代;二是柏玲贪污的这1000万,部分还是全部来自于单位“小金库”,也没有做交代。

  而该文带给笔者更大的困惑是,高邮作为扬州代管的一个县级市,高邮城也就是一个小县城,柏玲在短短的两年时间里,仅美容竟然能花掉800多万,这要多么“高大上”的美容店才能开得出的价码?“有时竟会贴满全身每张上万元的面膜”也让我这“乡下人”无法想象,什么样的面膜每张能价值上万元?

  这几名女会计的疯狂之举,至少还反映出当今社会两个不容忽视的问题:

  一是“小公大贪”现象严重。过去反腐机构及媒体持续关注“小官大贪”现象,发现一些职务很低的公务员也都成了“千万级贪官”甚至“亿元贪官”。而实际上,一些金融保险从业人员、单位会计等并非官员的公职人员,都有可能成为“巨贪”,更有可能携款外逃,笔者在《腐败成风,是中国金融业最大的风险》一文中曾对此问题提出担忧。一些大型企业财务负责人那就更需重点防范了,如中海集团韩国釜山公司原财务经理李克江贪污5.2亿元,并被赌博挥霍一空,被判处无期徒刑。

  二是“小金库”治理效果并不明显。该文报道,柏玲就动起了单位“小金库”的心思,于是贪了单位第一笔钱,2013年8月29日,柏玲私自从高邮市水产技术指导站账户上取现3万元,并非法占为己有,竟然没有被单位发现,柏玲的胆子也就越贪越大。后来现金支票取现的方式都嫌麻烦了,就干脆直接把小金库里的钱转到私人借记卡上。

  据我所知,治理“小金库”已经开展了60余年,十八大之后也是年年整治,可似乎还是没有什么效果。“小金库”问题究竟有多严重?从高邮市农委这里即可窥见一斑。

  三是行政事业单位沉淀资金已是“天量”。高邮市农委充其量也就正科级单位,可在千万资金被弄走之后,单位领导仍浑然不知。若不是单位岗位调整,柏玲肯定暂时不会自首,还会继续“捞钱”,可以想象,这个行政单位实在是“太有钱”了。

  笔者注意到,2013年中国曾发生过一起“钱荒”。2013年6月20日,中国银行间隔夜拆借利率陡然飙高至13.44%的最高点,是此前利率的约4倍。受“钱荒”传言影响,沪、深股市出现暴跌,银行间交易员们开始“不计成本地向其他机构借钱”,市场一度陷入恐慌。

  实际上,这是金融大鳄们集体逼央行增发货币,扩大赤字。但李克强总理坚决不同意,而是在“盘活存量”上下功夫,要求用好各部门账上的存量资金。他甚至派审计署清查各部门沉淀资金,责令限期支出,“逾期将由中央财政收回”。

  这个决定的大方向无疑是正确的,但感觉后续并未很好地得以落实,才会导致这么一个正科级单位被“掏走”1000万元竟无人知晓的荒唐事。

  而该案所暴露出的另一个问题,就是个别女公职人员在失去监督的环境下,为了贪图漂亮,竟为支付美容消费而大肆“捞钱”。

  比如去年10月份北京市纪委的一份通报显示,北京市卫生局工会主席白宏常常出入高档美容会所……她还用所辖部门工会的支票来支付美容费用,4年累计用了400多万元。

  而媒体曾报道,鞍山市国税局原局长刘光明的例子,说她为了以色相勾引官员,前后花500万元去香港、上海等地整容,光臀部整形费就达50万元,整出了一个“鞍山市最美丽的屁股”。 (《东方今报》2008年9月23日)

  “事后,刘光明问领导李某喜欢自己什么,李某摸着她的屁股半开玩笑地说:‘我最喜欢你的这个地方,特别有女人味。’”(《党建文汇》2006年7月)

  难怪全国人大代表、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民法室主任孙宪忠怒斥:科研人员有一些是很无耻的,让科研人员脸上无光。竟然有的拿科研经费到韩国去给情妇美容。

  这些随手就花费数百万美容的女性,是把单位存款当成自家的了,或者把自己当成已超越王健林所指“小目标”之人的“干女儿”了。特别是像柏玲这样的20多岁女子,并不存在做美容的迫切需要,可他却抱着“过把瘾就死”的心态“捞钱”用于美容,实在是令人扼腕叹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