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女性情感

[女性情感]我和N个女人抢男朋友的故事

  5年前,我刚满20岁,刚刚步入社会的我对爱情充满了期待。

  一个偶然的机会,我认识了正群(化名),一个足足大我21岁的男人

  他是一所学校的老师,看起来既老实又稳重,但奇怪的是他40多岁了还是单身一人。正群显然对我颇有好感,自从我们相识之后,他经常来看望我。我却没怎么往心里去,因为他的年龄几乎可以做我的父亲了。

  我的无意并不影响正群对我的热情。他一如即往地像一个老大哥一样关心我、爱护我。刚出社会的我什么都不懂,而他有那么丰富的知识和经验,他的指点常常会让我觉得茅塞顿开。有一段时间,我的工作经常要上夜班,有时还要工作到深夜2、3点钟。正群总是担心我一个人走夜路不安全,默默地守在我单位的门口,护送我回家。

  渐渐地,我不再介意他的年龄,我一头扎进了正群为我编织的情网中,越陷越深。

  我和正群的恋情遭到了家人和朋友的一致反对。正群曾告诉过我,他一个月只有1000多元的收入,我并不介意。但是家人和朋友却认为,我这么年轻,完全不应该和这样一个年龄大又没有钱的“老男人”在一起。

  被爱冲昏了头脑的我早已听不进去旁人的劝阻。在我看来,他年龄大、他没有钱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疼我、我们相爱。我义无返顾地跟正群走到了一起。

  恋爱一段时间后,我们同居了。每天下班后,我们手拉着手一起去买菜,一起回家做饭、吃饭,日子平淡中不乏甜蜜。我想,这就是我所追求的幸福了吧? 女人私房话(http://sifanghua.com)

  我们同居后不久的一天,正群上班去了,我一个人待在家里收拾家务。突然有人敲门,开门后我看见一个20多岁的女孩站在门口一脸诧异地望我,女孩的样子很憔悴。“你是正群什么人,她女朋友吗?”女孩很紧张地问我。看到女孩神情有异,我心里一惊,故意撒了个谎:“我是他妹妹,你找他有什么事吗?”女孩松了口气,把一封信递给我,让我转交给正群,然后转身走了。

  我隐隐觉得这事并不寻常,我偷偷拆开了信。在信里,女孩苦苦哀求正群不要离开她,看得出他们的关系决非朋友那么简单。“我被正群骗了,他在外面还有女人!”愤怒的我砸碎了我们一起买的烟灰缸,哭着冲了出去。

  正群下班回来后,发现那封信和破碎的烟灰缸,立刻打电话来跟我解释。他说,那个女孩是他一个学生的姐姐,一个单恋他,他却没有对那个女孩动过心。我相信了他,我们又合好了。但我没有想到,这只是我痛苦的开始。

  由于正群和我的收入都不高,我们的日子一直过得紧紧巴巴。一年多以后,当正群告诉我,他跟一个朋友合开了一家店,我非常高兴,我认为这是他在为我们的未来打算。

  没过多久,我开始发现事情并不是我想象得那么简单。跟正群合作的叫阿霞(化名),是一个离过婚独自带着孩子生活的女人,店里的资金几乎全部都是她出的,而老板却是正群当。因为他们总是态度亲昵地进进出出,我质疑过他们的关系,正群坚决否认。

  为了阿霞、为了店里的经营,我跟正群吵过、闹过。眼看经营不下去,阿霞要撤资,正群没有钱退,是我东拼西凑借来几万元钱给正群。接下来的两年,看起来似乎风平浪静。我们努力地工作,分期偿还外债。

  我们之间的平静再一次被打破了。一天,我偶然帮正群接了一个电话,打电话的女孩自称是一个信息台的话务员。我这才知道,这两年正群并不安分,他经常拨打征婚和交友的信息台,背着我认识了不少女人。

  一天,我看到了正群的一条短信,上面写着“我想你了”,短信的发送时间是凌晨3点。这样的时间、这样的语言,令我只能做出一个判断:正群在外面有了女人。面对我的质疑,正群却说这是一条发错了的短信。

  我不信,背着正群给那个号码回了短信:这是我老公的手机,你是不是发错了?

  当天晚上,正群的手机响了,他看了一眼,接起电话匆忙往卫生间跑。我冲过去抢手机,正群不给,我和正群撕打起来。

  那晚,我们大吵了一架。从此,我多了个心眼,给正群的手机设置了呼叫转移,当他手机没电关机时,电话就会打到我的手机上。

  几天后,我真的接到了那个女人的电话,我们俩整整谈了2个多小时。我这才知道,那个女人叫阿芳(化名),30多岁,离过婚,有不少钱。因为想再找个男人结婚,她在信息台发布了征婚信息。正群是来应征的,在第二次见面时,他们就发生了亲密关系。正群还带她来学校看到,她甚至见过正群的一些同事。

  阿芳说,正群在她面前装得很老实,一付怀才不遇的样子,她甚至想过如果真的跟正群结婚,她可以出资帮正群做点生意。直到那天接到我的短信,她才知道正群原来有“老婆”。

  阿芳离开了,我的生活却没有平静下来。每过一段时间,总会有不同的女人出现在我和正群之间,我被伤害得遍体鳞伤。

  因为正群的花心,我变得越来越敏感,越来越焦躁,有时还非常自闭。吵架、打架已经成了我们生活中的家常便饭,但这些却丝毫没能改变正群的花心。

  一次,我们又大吵了一架,正群说要跟我分手。他当着朋友的面对我大吼:“你给我马上搬走!”这一回,我真的搬走了。

  离开正群的那几天,我夜夜难眠。这几年,正群已经成了我唯一的生活重心。除了工作,我所有的心思都放在了正群身上。我自己舍不得买一件新衣服,却省吃俭用给他买名牌男装。我的生活中已经没有了朋友,我甚至已经不懂得该跟其他人如何交往。尽管正群一次又一次伤害了我,可是没有了他,我的生活就没有了全部。

  终于,我控制不住自己的理智,冒着雨跑去找正群。天已经很晚了,正群却不在家,打他手机他也始终不接。我疯了一般跑遍了所有正群可能去的地方,却还是没有找到正群。

  跑累了的我,回到了我们俩曾经的家。当打开房门的那一刻,我惊呆了,家里的电脑、摄像机等值钱些的东西竟然都回来了。在我面前,正群总是说自己很穷,为了还债,我把自己赚的钱都投了进去。正群的手机、电脑、摄像机据说都是借来的,前些天我们吵架时,他把这些借来的东西全部还给了朋友。

  我打开抽屉,再次吃了一惊。抽屉里不仅有1000多元现金,还有一本工资存折。以前我在家的时候,因为经济紧张,抽屉里从来没放过钱。从工资存折可以看出,正群每个月的收入有2000多元,可他却一直告诉我,只有1000元多一点。

  更令我震惊的是抽屉里的一份名单,上面记载了多个信息台话务员的名字、籍贯、身高和电话号码。我这才明白,正群还有我完全不知道的另一面。

  我一气之下搬走了电脑,拿走了钱和存折,因为我只有这样才能逼正群现身。果然,发现我拿走这些东西后,正群来找我。还是放不下这5年感情的我,跪着求正群与我合好,甚至以死相逼,正群却不为所动。

  后来,在朋友的规劝下,正群与我合好了,我们还一起回老家过了年。可就在过完年不久,又有一个50多岁的老大姐出现了,质问我为何老是缠着正群?她告诉我,正群的手机、电脑、摄像机都是她买的,她还每个月给正群零花钱用。

  听着这些,我的心彻底碎了。这些年,我一心一意地爱正群,他一次一次背叛我,而最后在别人眼中如此不堪的人竟然是我?

  这些年,我的委屈从来没对别人说过,现在我真的快崩溃了。理智告诉我,应该立刻离开这个总是伤害我的男人。可感情却让我怎么也离不开。从一开始,我就把他当作我的唯一。我不敢想象,离开了“唯一”,我的生命里还能剩下些什么?

  我痛恨我自己,为什么就走不出去?谁能告诉我,我怎样才能不再作那个傻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