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女性情感

[女性情感]口述:结婚只三天剩下三年独守空房(2/2)

结婚3天剩下3年独守空房

  在一条小街的专卖店里,我见到了正在忙碌的英子。我们坐在店里接待顾客的小桌旁交谈,时不时有顾客进来,英子连忙过去招呼。热情、时尚的英子,看起来很阳光,可谈起这段已有三年的尴尬婚姻,她自嘲地问我:“你见过这样离奇的婚姻吗?”然后无奈地笑着说:“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也许有些可笑吧……”

  走出噩梦婚姻 遇见痴情男人

  我的第一段婚姻,简直是我人生中的一个噩梦。17岁那年,我从重庆山村来成都打工,在一家酒楼做服务员。在那里,我认识了第一任丈夫吴宽。

  我们是因为吵架才认识的,所以我对吴宽的印象极坏。可是在一天晚上,他却把我强暴了。在无尽的恐惧和屈辱中,我痛哭失声,嚷嚷着要去告他。吴宽跪在地上乞求我,说:“我是因为爱你才这样做的,因为你总不理我,我才出此下策的。”痛哭之后,我沉默了。作为一个从山里来的女孩子,我把贞操看得比生命还重要,也可能更多的是因为年幼无知,我竟然放弃了去告发吴宽,而是选择了和他同居在一起。

  我们在一起同居了。的确,吴宽一直待我不错,可他却有一个让人恐惧的习惯,那就是打人。因为一些小事,他经常打骂我,开始我还以为是双方的误会,后来才发现可能是他有暴力倾向。2003年,我怀孕了,我们只好去办了结婚证。我以为结了婚有了孩子,他就不再动不动就打我,可事实并非如此。

  孩子8个月的时候,我和吴宽商量说:“让你母亲帮忙照顾一下孩子吧。”这本来带着商量的语气,没想到他却一下子冒火了,把我从沙发上拖下来就打。我当时被打得完全没有了知觉,想睁开眼睛却睁不开,只在心里默默地念:“如果我死了,我就解脱了;如果没死,那就

  离婚吧……”我没有死。那也是我最后一次被他打。

  孩子满了周岁,我正式提出离婚,可吴宽不同意。我是带着求生的决心跟他谈判,放弃了一切财产,放弃了孩子的抚养权,终于走出了这段噩梦。

结婚3天剩下3年独守空房

  在一条小街的专卖店里,我见到了正在忙碌的英子。我们坐在店里接待顾客的小桌旁交谈,时不时有顾客进来,英子连忙过去招呼。热情、时尚的英子,看起来很阳光,可谈起这段已有三年的尴尬婚姻,她自嘲地问我:“你见过这样离奇的婚姻吗?”然后无奈地笑着说:“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也许有些可笑吧……”

  走出噩梦婚姻 遇见痴情男人

  我的第一段婚姻,简直是我人生中的一个噩梦。17岁那年,我从重庆山村来成都打工,在一家酒楼做服务员。在那里,我认识了第一任丈夫吴宽。

  我们是因为吵架才认识的,所以我对吴宽的印象极坏。可是在一天晚上,他却把我强暴了。在无尽的恐惧和屈辱中,我痛哭失声,嚷嚷着要去告他。吴宽跪在地上乞求我,说:“我是因为爱你才这样做的,因为你总不理我,我才出此下策的。”痛哭之后,我沉默了。作为一个从山里来的女孩子,我把贞操看得比生命还重要,也可能更多的是因为年幼无知,我竟然放弃了去告发吴宽,而是选择了和他同居在一起。

  我们在一起同居了。的确,吴宽一直待我不错,可他却有一个让人恐惧的习惯,那就是打人。因为一些小事,他经常打骂我,开始我还以为是双方的误会,后来才发现可能是他有暴力倾向。2003年,我怀孕了,我们只好去办了结婚证。我以为结了婚有了孩子,他就不再动不动就打我,可事实并非如此。

  孩子8个月的时候,我和吴宽商量说:“让你母亲帮忙照顾一下孩子吧。”这本来带着商量的语气,没想到他却一下子冒火了,把我从沙发上拖下来就打。我当时被打得完全没有了知觉,想睁开眼睛却睁不开,只在心里默默地念:“如果我死了,我就解脱了;如果没死,那就

  离婚吧……”我没有死。那也是我最后一次被他打。

  孩子满了周岁,我正式提出离婚,可吴宽不同意。我是带着求生的决心跟他谈判,放弃了一切财产,放弃了孩子的抚养权,终于走出了这段噩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