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女性情感

[女性情感]情人结婚 同居男友对我发邪火

  口述: 秋子 28岁 公司财务

  秋子有一种与年龄不那么相称的怯怯的表情,鲜艳的橙色羽绒衫令她的脸色显得有点黄。一对传统的耳环是她身上唯一的装饰,令她显得与这个世界有点格格不入的意味。

  曾经温暖过我的他

  10岁是我人生的分界岭。10岁之前,我的生活平静、富足、美好。父母都是当地机关的干部,有很体面的社会地位。周末,父母会带我们到餐厅吃饭,给我买我喜欢的衣服、文具。父亲温和,母亲贤惠,那时的我爱唱歌跳舞,成绩在班级里名列前茅。那时候,我们一家简直就是幸福家庭的标准模式。

  10岁生日过后不久,父亲在几个朋友的怂恿下,决定下海经商。我们的生活自那以后彻底改变了。

  父亲比以前忙了很多,一贯儒雅的人变得非常急躁,经常深夜才回来。家里换了房子买了车,可是妈妈脸上少了笑容。几乎不怎么吵架的父母经常发生争执。我12岁的时候,父亲决定离开家乡到更大城市去发展。

  我们去了N市。在老家如鱼得水的父亲在这里处处碰壁。不过两年,他的生意一落千丈。我们的房子越住越小,从我上初中开始到如今,在那个不大的城市里,我们搬了8次家。他觉得没脸再回老家去,我们一家就这样在一个陌生的城市过起了清贫的日子。我感觉自己一下子从公主变成了灰姑娘。在故乡,我是老师的宠儿,女生们羡慕的公主。在这里,我是一个失意家庭里的失意孩子。

  他是我的高中同学。他的父母在他念高中的时候就分手了。我看着他从一个开朗快活的男生,变成一个沉默、内向的人。一次偶然的出游,我们交谈起来,彼此心里产生了非常强烈的同命感。高二上学期,英文老师要求我们买一本《牛津英文字典》。我觉得很贵。前一天晚上,父母刚刚为钱的事情发生过争执,我再去要钱,觉得特别为难。第二天的中午,我在课桌里发现了一本新的字典。里面夹着一张他给我的字条。这让我觉得特别贴心。我当然没想到,这第一次的礼物竟然成了他给我的唯一礼物。

  高三毕业,我考进了上海的一所大专。他没考大学,在当地开始工作了。大学两年,我一直与他保持着联系。与别人多姿多采的大学生活相比,我的大学生活是很单调的。一个来自小城的穷孩子,没有美丽的容貌、没有见识更没有自信,只有每个晚上给他写信、等他的电话,才是我唯一的乐趣。

  他让我有了安全感

  毕业之后,我回到了N城,父母对于我的归来,完全没有我想象中的喜悦。父亲的第一句话就是:“到那么好的一个地方用掉我一点学费就算好了?”

  父母年纪不算大,可是,这些年来的生活变故已经让他们成为两个老人了。父亲最喜欢做的事是抱怨,抱怨母亲没有帮夫运,抱怨我没有出息,出去转了两年,又这样回来了,不争气。抱怨我浪费家里的钱,人家的女儿不上大学就找了有钱的男朋友,连带父母也沾光,而我只会花钱。

  幸好,我很快在上海找到一份工作。工作之后,我立刻租了一套房子,他来与我住在一起了。刚开始的时候,我感到特别兴奋。20年来,这是第一次我可以按照自己的心愿过日子。不用听到母亲唉声叹气,不用看父亲的脸色。虽然我的钱不多,但我把我们的家布置得特别温暖。我每天一下班就赶回我们的家,赶回去做饭。

  让我感到舒服的是,这个家是完完全全属于我自己的。这个我们共同居住的家里,一切都由我说了算。我付房租,我负责日常开销。而他,是听话的男主人。他赚钱没有我多,还经常会有朋友之间的应酬,所以一个月的工资所剩无几。对此,我并没有抱怨,我心里总觉得他还小,等他再大一点了,就会懂得顾家的。

  他的工作并不稳定,经常要让我帮他写简历找工作。有很长一段时间,他找不到工作。我还给他零用钱。别的年轻女孩子都爱打扮自己,可我与他在一起之后,就不那么注意修饰自己了。一来我有很大的经济压力,再者,我觉得我已经找到我喜欢的人了,不用再为打扮自己费神了。

  在那两年的分离里,对他的思念在我看来就是爱情无疑。至于他,他在那两年里每天给我打电话,每个假期都到车站送我接我,在我看来,也是爱情。按照世俗的眼光看,这个男人没有钱没有才,看不出有什么好的前景,但我觉得只要回家看到他,心里就安定了,就有了依靠。虽然,我很清楚,是我在养活自己与我们的这个家。但是如果没有他,这间租来的房子绝对不会给我安全感。

  我们已经失去了激情

  父母隐约知道他的存在,但他们根本就不接纳他。所以,他从来都没正式见过我的父母。我们同居的这几年里,家人给我介绍过好几个男孩,可是我对他们根本没兴趣。我以为,我是爱这个男人的。

  在一起的两年之后,我发现他居然有了其他女人。当时,我特别气愤。但气过之后,我就开始反省。我想,一定是我给他的感觉太强了,在无意间让他感到没有面子了。哪一个男人不喜欢小鸟依人的女孩子呢?我觉得伤心,不过内心又一直在怪自己。一定是我做得不够好。可惜,我的自责并没有让他有歉疚之心。

  他知道我掌握了他在外面的情况之后,索做出一副破罐子破摔的样子来。他大声对我说:“你偷偷调查我的隐私,真下流,你不尊重我就别指望我给你留面子。”他大声说话,大口吃我做的饭菜,又恶形恶状地批评我手艺越来越差。

  经常会有电话找他,他当着我的面说,“我老婆在我旁边,我等会儿有空给你回电话。”有些时候,我会平心静气地问他:“那个女人有什么好的?”他说,“她比你温柔。而且,你不觉得吗,我们在一起没有激情。”他甚至说出什么,“除了做饭洗衣服,你还会做什么?”他脸上露出一种别有用心的表情来,让我心寒。

  我从来不是一个小心眼的人,但因为他的出轨,我变成了一个有疑心病的女人。趁他不注意,我忍不住地偷看他的电话。明明知道,那样做是伤害我自己,但还是忍不住。看了之后,不仅于我们的关系无补,还平白让我生出许多郁闷来。问他吧,怕他烦我,不问他吧,自己心里又觉得很难承受。我对于工作一直很尽心的,可是,自从他有了那些事情之后,我经常走神。甚至到外地出差也会莫名的紧张。我无法控制地老想给他打电话。他不接电话我焦虑,他接了电话我又疑心他旁边会有其他人。

  那天他回家来对我说,“这下子你可以放心了,那个女的下个月就要结婚了。”他居然对着我发起了邪火,说:“我心里难过,人家比你温柔比你漂亮比你年轻。你对我说话就像对你儿子说话,我对你早就没有感觉了!”

  让我陷入绝望的他

  那天晚上我跑回了老家,在自己的房间里悄悄流了一夜的眼泪。我心里在想,一个男人,他的生活吃喝都要我来负担,我哪里像一个妻子,我还真的像是一个母亲。这些年来,我做了些什么呀,都是一个母亲对儿子做的事情,我供养他,为他打理生活上的一切。

  我们生活在一起的这些日子里,他对于我们的未来从来没有什么打算。我们之间的谈话也只限于“晚饭吃什么,周末去哪里了”。我们已经过得像一对老夫妻了,可我们居然还没结婚。这些年来,我忙于生计,希望挣够钱,可以给自己一个体面的婚礼,而那个我渴望与之结婚的人却早就跟我没有了心灵的沟通。

  我们唯一的真正敞开心扉的交流,就是听他坦白出轨的过程。我们的经济一向很紧张,我花钱就像老人一样小心小气,心里紧张的时候经常对他唠叨。我本来朋友就不多,自从与他在一起之后,朋友更少了。唯一的社交就是偶尔在家打牌。平时大多数时候,我是呆在家里上网。他这个人,仔细想来,没有责任心,没有上进心,懒散虚荣,我不知道我图他什么。

  整整一夜,泪水干了又流出来。一个晚上的痛定思痛,我决定与他分手。

  我的一无所有生活

  记得那天早上,母亲特意煮了我喜欢吃的小米粥,喝着粥,吃着可口的酱菜,我觉得我对父母对这个家很愧疚。为了一个不值得的男人,我对这个家一点贡献也没有。我想对妈妈说:“我要搬回家来住,让我回来做你们的女儿,让我回来孝顺你们吧。”

  可是,还没容我开口,坐在桌子那头的父亲已经开言了:“哦,你知道回来了?养你这么大,你不晓得报恩,自己在外面养别人。怎么,让人家赶回来啦,还是希望我们出钱帮你一起养他?”

  满心希望从这个家里得到安慰,可是父亲说出的话,让我的眼泪又迅速掉下来。父亲并没有因此而放过我:“哭,哭什么,难道我说错啦?自己又不是富婆,不去找个有钱人,还去养人,不要脸。”

  这样,我在下决心离开之后又回来了。他看到我一脸阴云,非常乖巧、非常体贴地给我绞了一块热毛巾。他说的一句话又让我伤心起来:“就你那样的父母,也配说你?也配用你的钱?”

  他对他们的诋毁又让我悲从心来。这些年,我只在过年的时候给过父母几百块钱,他明明知道我家庭的情况,明明知道我给父母的钱都是我自己省下来的,与他一点关系都没有,还这样说话,让我气得说不出话来。

  这些年来,我一直渴望一种安全稳定的生活。在父母身边没有得到,在这个我曾经寄托了希望的男人身上也没有得到。这几年,我觉得自己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活,没有朋友没有自信,没有得到过父母的安慰。我为我的爱情花钱,可是在这场爱情里,我没有得到过温暖,除了遥远的记忆中那本至今放在我们房间里的他最初的礼物——那本字典。我的人生,非常失败,一无所获。我应该怎么办呢?他,还有可能对我好一点体恤我一点吗?这段我习惯了感情还有保留的必要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