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女性情感

[女性情感]口述:妻子爱完老板又爱小同事

  讲述:笛声     别:男     年龄:34岁

  笛声是一大早从孝感赶来的,在有冷气的大厅里坐定后,似乎还带着一路的风尘,加上他一脸的忧心忡忡,让我感觉眼前灰灰的。人的情绪是很容易受感染的,我的心也随之灰灰的。我想,这个中午对我来说肯定是灰色的了。

  笛声来的时候,手里拎着一包东西,是满满一包照片。他异常平静地给我们介绍照片上他美丽可爱的女儿,以及让他一次次伤心的妻子。奇怪的是,他们一家三口每人的照片都有,就是没有一张三口之家的合影。更令我惊异的是,那一堆照片里,居然还有他妻子跟情人的合影。

  看着照片里那个曾经意气风发、英气逼人的男青年,我很难将之与眼前一脸沧桑风尘的笛声联系起来。而从照片到眼前,仅仅才几年的时间。看来,生活对人的改变真是太大了!

  笛声不紧不慢地讲着,语调平稳得如小河流水,但偶尔也有抑制不住的颤音,那颤音似乎是被胸中的悲抑之气挤出来的。

  曾经的幸福生活

  我和薇的相识缘于1999年夏天的一次“英雄救美”之举。

  那年我在哥哥开的轧钢厂上班,因为吹得一手好笛子,常常和朋友们去体育馆切磋。

  一天晚上,我们练完笛子后准备回去,突然看到拐角的黑暗处一个小混混正对一个姑娘动手动脚,我想都没想,一个健步冲上前去。小混混见我们人多,赶忙溜走,我和薇就这样认识了。

  薇的老家在河南,她在体育馆附近的一家工厂上班,也经常去体育馆玩,一来二去我们就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自然而然地开始交往了。

  薇说她喜欢听我吹笛,悠扬婉转,如风行水面,拨动人的心弦。我喜欢看她趴在我膝盖上如痴如醉望着我的样子:柔发垂肩,娇小玲珑,明净的眼中,没有一丝杂质,像一汪清澈的湖水。我决心用我的一生去呵护这个趴在我膝盖上的女孩。

  一个月后,我们就同居了,过起了小家庭生活。不久,她远在河南的父母得知我们同居的事后,赶过来将她带了回去,但一个月之后,她又偷偷地跑回来了。她父母见我人老实可靠,也就没再干涉,但要求我在城里买一套房子。从那时开始,我拼命打工挣钱,希望能在城里买一套房子,热热闹闹地迎娶薇过门。

  没事的时候,薇会整天跟着我,就像我的一个小尾巴,也不多说话,娇娇柔柔的样子,惹人怜爱。我经常带她出去玩,还教她跳舞、吹笛。她的日记里记的全是我,我知道她是真的很爱我。那时的薇是那么的单纯,让人一眼就能看到底。

  2000年3月8日,我们结婚了,虽然我没能在城里买下房子,但薇还是嫁给了我,我觉得自己是天底下最幸福的人。结婚后她辞去原来的工作,在家全心全意地照顾我的饮食起居,就连怀孕期间她都会挺着大肚子包了饺子送到我的工作单位去。

  回忆中,笛声脸上露出了一丝不易为人觉察的喜悦,但马上又被沉重抑郁的表情所代替。

  2000年12月,女儿出世了,我们的小家更幸福温馨了。我以为这样的幸福生活会一直持续下去,可谁知……

  老婆爱上了她的老板

  2003年,女儿上了幼儿园,薇说闲在家里空虚无聊,想出去找份工作。我那时的收入还可以,养家一点问题都没有,哥哥也准备拿钱出来帮我们买房子。

  我说:“你别出去了,我能养活你们。”但她坚持要找工作。春节后,她找了一份在酒店里打工的工作。

  开始,只要有空,她就回家。每次她回来,我都准备好了饭菜,对她照顾得无微不至。后来,她一个星期才回家一次,再后来,十天半个月也难得回来一次了。问她总说工作忙。

  朋友们对我说,看到薇跟一个男人关系挺亲密的,我不相信,薇那么单纯,连话都不愿跟陌生人多说几句,怎么会做那样的事呢?

  2003年4月25日晚上9点多,薇回来后,对我的态度出奇的冷淡,过了一会,她又急着出去了,我因为要赶着出差,没多在意。可等我回来后,薇竟然失踪了,我知道出事了。

  两个月内我找遍了所有能找的地方,但都没有薇的踪迹。那年6月,薇突然打电话来说她在上海,后来我发现她在撒谎,其实她当时是在广州。

  我想办法弄到了朋友们说的那个男人的电话号码,他叫永伦(化名),是那家酒店的老板,他把薇带到广州去了。

  我打电话问他薇是不是跟他在一起,他笑嘻嘻地说没这回事,我又找到他在孝感的老婆和父母,希望他们能帮帮我,他们听说后安慰我说:“她会回来的。”

  8月,薇的父亲打电话过来说她已经回河南了,让我过去一趟。我赶到河南后,薇却向我提出离婚,还骗我说是和一个女友在一起。

  我没和她争执,只觉得心寒彻骨。她的父母劝过她,又劝我:“男子汉应该大度一点,过去的就让它过去,以后好好过日子就行了!”我想着她以往的好,没再过多计较。

  薇跟着我回孝感后,还是特别想跟我离婚。十多天后,我无意中在她的衣箱里发现了一封没有发出去的信,是写给永伦的,满篇缠绵悱恻的情话,还讨论着各自离婚后再婚的打算。

  我把信递给她时,心痛到极点,但看着她眼中充满内疚与后悔的泪水,想着她可能是受骗了,我决定给她一次机会。她说,只要我再不提这件事,就跟着我好好过,并当着我的面烧掉了那封信。此后,我们真的又过上了从前那样的日子。

  2005年,因为哥哥的生意出现问题,我们买房的计划也落空了,我只得带着薇去南京打工。

  也许是因为人在异乡,相互慰藉,我们的关系又恢复到如初恋一般。我相信雨后的彩虹分外绚丽,经历挫折后的感情也更加值得珍惜。

  如果我们能这样相濡以沫地过下去该多么幸福,但薇又一次跟我开了一个大大的玩笑,她再一次无情地背叛了我。

  她又爱上了她的小同事

  2006年,我们从南京回到了孝感,我在外帮人打打散工,收入还行。薇找到了一份推销酒的工作。每天不管多晚下班,她都会回家。日子过得平平静静。

  2007年,她又找到一份酒店的工作,因为有前车之鉴,我坚决不让她去,但争执到最后,还是我让步了。

  如果不是那个男孩找去我家,我可能永远也不会知道薇又一次背叛了我。那个男孩叫振华,比薇小3岁,也在那家酒店当服务员。

  今年6月25日,邻居跟我说一个小伙子来我家把薇找出去了,我马上骑着车追了出去。大概追了一公里,我看见一个很年轻的小伙子正拉着薇的手,他就是振华。

  我丢下车冲过去,拉过薇,告诉那个小伙子我是薇的丈夫,他迟疑了半天,愣愣地问:“你不是她哥哥吗?”原来,薇向别人提起我时,总说我是她的哥哥。

  第二天,薇又跟我提出离婚,我知道,这次是因为振华。我找到振华,冷静地对他说:“我们的女儿都已经8岁了,现在我老婆要跟我离婚,都是你引起的。”他很委屈地说:“我也是受害者,如果我知道她已经结了婚,我是不会跟她在一起的。”

  在我的要求下,振华带我去看了他们同居的地方,在那里我看到了薇所有的日常生活用品。我一阵眩晕,跌跌撞撞地回到了家。家中空空的,不见薇的人影。

  7月3日,我在薇的姨妈家找到了她和振华,这是我最后一次见到薇。下面是我们的一番谈话:

  “如果你还想好好地过,我可以再给你一次机会。”

  “你觉得我们还可能走到一起吗?”

  “难道我对你还不够好吗?我们8年的感情就这样说没就没了吗?”

  “你对我很好,你这个人也很好。但这并不能代表爱情,我们当初结婚也只是因为我年少无知。”

  “你这样做对得起我吗?”

  “只要对得起自己就行了。”

  这就是她的态度:“只要对得起自己就行了!”

  看来薇已不可能回头了。我只有劝振华,让他现实一点,可振华无奈地说:“不是我找她,是她找我啊!”

  最让我伤心的是,薇自己也承认,在她与振华的关系中,一直是她主动。看来,她真的死心塌地爱上这个比她小3岁的同事了,就如她当初死心塌地爱我一样。

  讲到最后,笛声的声音不停地颤抖,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忍住悲伤说:“我不怪薇,只是怕她被人骗。我想不通,我到底哪里做得不好呢?我真希望她能回来,我和女儿都等着她!”

  临走之前,他拿出一幅写给薇的对联,他说希望薇能够看懂:“再见温馨/花满天,寒气逼人,心还在/薇含芳露,拨云见日,雾散寻”。我看了看,里面隐含着“薇”两个字。薇这个化名,原来就是他对她的昵称。真是个痴情汉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