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女性情感

[女性情感]丈夫很本分 我却频频出轨(4/4)

  至今为止,记者与荦荦还从未见过面,而我们的所有交流完全靠E - mail和MSN完成。“把很隐私的故事讲给一个陌生人听,我觉得有点难为情……”几乎在每封邮件开头,荦荦都会作类似的解释,然后再说一段她的故事--于是,记者答应了她“屏幕见”的要求。

  在外人眼里,我该是个幸福的“小女人”--丈夫能干却不“花心”、女儿聪明活泼,而我自己又有一份稳定的工作,以及一张不会“出卖”年龄的娃娃脸。可是,我的生活却偏偏被搅得一团糟。

  我和我的丈夫平是通过“媒人”介绍认识的,5年前的我刚被一段感情“抛弃”,所以当朋友把平推到我面前时,我简直像看见救命稻草似的,紧紧拽住不放。

  平从事某个小语种翻译,长相平平的他给我的第一感觉便是踏实,像个过日子的人--我已被前任男友的“花心”弄得心力交瘁,而平刚好能够弥补这种恐慌。

  经过了前段感情,我认定自己是个感多于理的人--自从我们恋爱后,平的理却令我觉得安心,而他家也正催得紧,所以认识不过半年,我也就飞快地“妥协”了:或许过日子是不能用浪漫和激情来过的。结婚吧!过过平淡日子算了。

  就这样和平结婚了,也就这样顺理成章地有了女儿。

  平很疼孩子,可我却迟迟找不到当妈妈的感觉,或许结婚太早,我自己根本还像个孩子。但随着女儿一天天长大,我终于也感受到了她给家庭带来的欢乐--平是个沉默的男人,如果没有女儿的存在,我们简直找不到共同的话题。

  (当聊起自己的形象时,荦荦在MSN上打字如飞:“我喜欢毛茸茸的玩具、沉迷于看漫画;家里到处挂满‘流氓兔’;平时无聊了就疯狂地吃零食……平一直都觉得这简直是‘莫名其妙’!”)

  他的浪漫让我“挣扎”去年底,当女儿刚满两周岁时,银行把我调到了信贷员的岗位--这职位早已不是什么“金饭碗”,整天跑客户、拉存款,我忙得整天不着家。

  楠正是我的第一批客户,记得当时,我几乎没费任何口舌,就将他们公司的账户挂到了我这里。为了庆祝顺利完成当月指标,当天中午我就提出要请楠吃饭。

  那顿午餐的最后,楠坚持要由他来“埋单”,理由是他终于找到了一个“心有灵犀”的异性朋友,而我当然深有同感--其实,那天我俩并没聊太多工作以外的话题,只是彼此都觉得挺投缘,好像说什么都一拍即合。

  第二天下班时分,我刚走出银行门口就惊讶地张大了嘴--楠的汽车居然停在路边,而楠正兴奋地摇下玻璃,冲我挥手。

  那天,楠显得兴高采烈,不由分说要拉我去机场看日落,我拒绝了,因为我一向不接受毫无准备的邀请。

  可那一周的后面几天,楠的汽车几乎每天在傍晚5点准时出现,守在老地方。

  我终于拗不过他,和他一起看了场电影、吃了顿饭。面对同事诧异的眼光,我故作镇静地解释--这是我的大客户!

  渐渐地,我们的话题超越了工作。楠比我小几个月,他却很可笑地坚持以为我比他小好几岁,凡事都把我当成个小孩子……

  楠的浪漫始终继续着,可我的心里却越来越“挣扎”--毕竟我已经结婚,还有个两岁的女儿,虽然楠从没“越界”之举,可我……

  楠还是每天打电话来,我也每次犹豫着找各种理由拒绝,或者索性“临阵脱逃”--他总是笑骂我“小孩子爱玩花样”,每逢这时候,我只能欲言又止。

  每次晚归,我的借口永远是请客户吃饭,平也从不怀疑。

  我和楠一起过了2001年圣诞夜、2002年情人节,我俩依然聊得很热烈,楠也表现得很“绅士”--他至多只是偶尔牵我的手,慢慢地,我的“挣扎”有些麻木,进而转变成了心安理得。

  (“他哪里想得到我已是两岁孩子的母亲,我也知道自己对不起他,但是,我忍不住!我原来就是个感性的人,去年冬天,我第一次开始怀疑婚姻的正确性……”写完这句,荦荦在屏幕上留下一长串省略号,沉默了好久。)

  我当时没想得那么远事情当然不会发展得如此“童话”,就在情人节后的第3天,我加班到晚上9点,独自坐地铁回家。

  楠突然打了个电话给我:“我必须向你坦白,我喜欢你,你考虑做我的女朋友吗?”我顿时懵了,脑子里一片空白。

    当重新冷静下来后,我突然生出一种说出一切真相的冲动,可在地铁车厢里,我只能含糊地说:“让我想想!”

  坦白地说,要说我对楠没感觉那是自欺欺人,从他一开始的殷勤中,我就感觉到了他的“意思”。可那时候我就反复骗自己--别自作多情会错意了!

  可要命的是,随着交往越来越频繁,我们之间的默契度也就越来越高,我喜欢和他抬杠的感觉--当楠终于向我表白时,我也早就舍不得“放弃”他了。

  那以后,我并没有正面给楠答复,而是继续保持着每周两三次的见面频率。

  那段日子里,我总是宽慰自己:过段时间再说、找个合适机会再说,可是,我永远不知道“合适的时间,合适的地点”在哪里。

  这样一拖,就再也没勇气告诉他。

  今年5月的一个周末,楠开车带我去杭州。坐在西湖边,他突然说起喜欢邂逅的感觉,就如同那天我“闯”到他们公司拉存款。

  他说他最讨厌相亲,那样肯定没感觉。我再次欲言又止,脑子里全是当年我与平认识时的情形。

  楠没察觉到我的心不在焉,反而更“陶醉”地聊我们的将来,说要带我回家、认识他的朋友……盯着他的脸,我突然泪流满面,这才像倒豆子似的将实情坦白。

  那天的情形我永生难忘--我痛苦而不知所措,还很歉疚,反正什么滋味都有……

  可直到那一刻看着他的眼睛,我才知道自己是真的爱上他了,我脑子里只盘旋着他的话:“你结婚了?那你有孩子吗?如果没有,如果你不是很爱你的老公,那能不能离开他,我不介意你的过去,真的……”

  当我哆嗦着告诉他,我已经有一个可爱的女儿时,楠终于爆发了。

  他咆哮道:“你知道吗,别人都说你结婚了,可我偏不信!我还阻止公司的阿姨不要去打听你的生活……我想带你去我家,去见我的父母,昨天我还刚和他们谈结婚的事!”

  (“我当时真的没想到他已想得那么远,难怪他总是嚷嚷着要见我的父母,虽然这‘祸’都是我闯的。其实我对他一直都很好,或许清楚他比我小一点点,我总是无法将他的言语跟年龄联系在一起。我总以为,他在和我半真半假地开玩笑。”荦荦的打字速度依然飞快,却明显有些语无伦次,她没有提起女儿,而是反复回忆着与楠在一起的情景。)

  没想到我也会“出轨”那几天我真的很颓废,也不知怎么回家面对平和女儿。

  经过了那个周末,我更清楚地意识到自己的感情,可每次我决定为他放弃家庭,便会立刻想到女儿的无辜样子--我只能徘徊在这样的处境下。

  楠也很快冷静下来,他表现出异乎寻常的理智,反过来劝我别做错事!

  那以后,楠几乎没再打来电话,我几次要他陪我散散心,也都被他拒绝了。

  可我却越发矛盾起来,明知道没退路,却还是忍不住每天给他写封E - mail--我幻想着:或许他也是感性的,或许他心比较软,他会等我的……

  1月1日是楠的生日,那天以前,我们有整整5个月没见面,而我也整整往他的邮箱里发了150多封电子邮件。

  那天是周末,我特意跑去银行附近的花店定了3朵紫罗兰。下班前5分钟,我拨通那个熟悉的手机号码,只说了3个字:“成全我!”

  楠当时就“崩溃”了,我们飞快地各自赶到见面地点,他紧紧抱着我,反复地只问一句话:“我该怎么办?”我拼命摇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那天晚上我喝得有点醉,因为他说不想再继续下去,我便故意借酒浇愁--那么多天的委屈,一齐涌了上来。

  楠说自己很矛盾,想好好地爱我一次,可是他什么机会也没有。

  楠很快也有些醉意,他呢喃着:“我喜欢你,真的……但如果再发展下去,我们将来肯定会后悔。”那天晚上,我没有回家。

  (第一次与荦荦聊天时,她突然就在这时断线,记者立刻打她手机,却也无人接听。直到第二天中午,记者才收到荦荦的E- mail,“我昨天再也‘说’不下去了,虽然我很爱楠,却从没想过自己也会‘出轨’。第二天回家后,我后悔得要命,焦躁地在房间里乱转,不知如何是好--这种心理折磨,太可怕了。”)……

  那以后,楠有好几天都音讯杳无,我也憔悴了一圈。

  直到上个周末,他突然打电话来说,他要去马来西亚培训,差不多一个月后才能回来--到时候,他会给我一个答复。是一切如旧呢,还是翻开新的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