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女性情感

[女性情感]夺夫之战 我惨败在闺蜜手里(2/2)

  倾诉人:伊娜(化名)

  年龄:34岁

  时间:9月13日

  34岁的伊娜坐在我对面,眼睛直视着我,露出一脸的无奈和委屈。

  “8年前,我和老公辉(化名)由熟人介绍认识,我们的爱情虽不够轰轰烈烈,但彼此也恩爱有加。我一直以为我们会永远相亲相爱,谁知,幸福的时光不过才7年,所有的温情便烟消云散……”

  伊娜说话的声音很轻,语气中满是哀怨。为爱情我嫁给了“穷小子”

  7年前我决定嫁给他的时候,他在一家广告公司打工,他的父母在农村,家里负担也不轻。

  结婚前曾有朋友劝我想清楚,一个女孩在外漂泊不容易,应该找一个背景好点的丈夫,可我当时毫不犹豫地选择了辉,因为他的老实厚道和为人正直,让我觉得他能依靠一辈子。

  之后,我们举行了简陋的婚礼,没有婚车,没有钻戒,只请了几个好友吃了顿饭。

  新婚之夜,他紧紧搂着我,许诺一定要混出个样子来,让我过上好日子,他的口吻不容质疑。

  婚后不久,因为辉辞职了,从此辉不想再给别人打工。

  为了帮他筹集资金,我们几乎是跑断了腿磨破了嘴,后来,不但把我们两家的积蓄都拿了出来,还到处借钱,又托朋友到银行贷款,好容易他的广告公司成立了。

  那时候我真恨不得一分钱掰成两半花,但辉也很争气,每天卖力地跑业务,渐渐的情况有所好转。

  我记得他赚的第一笔钱只有900块,当他把钱放在我手里时,我哭了。

  辉通过自己的努力公司被他经营得有声有色,我开始庆幸自己当时的选择,后来我们有了儿子。

  那段时光是我一生中最快乐的,左边丈夫右边儿子,两个男人都深爱着我。

  产假结束后,辉不想让我再上班,可我不想做家庭主妇,最后辉被我说服把孩子托付给了保姆。

  可我没想到,回到单位后,我正好赶上单位活最多的时候,这样我就忙了一年多。

  这其间辉也因工作渐渐失去了对家庭的热情,整日忙公司的事很少过问我了。忙工作忽略了家庭。

  2005年夏天,单位工作越来越忙,通常晚上十点以后才回家,那阵子我真忽略了辉和孩子。

  我以为他能体谅我,可是他却频频对我表示不满,我们的生活就是从那时开始改变的。

  我有个好友叫小蕙(化名),她和我的格完全相反,我内向,她外向,小蕙是我的大学同学,那时候她就经常换男友,但我欣赏她的敢爱敢恨。

  两年前小蕙离了婚,孩子归男方,可她根本看不出伤感。

  我忙的那段时间,小蕙经常到我们家去,可半年后,有人告诉我,我不在家时,小蕙俨然一副女主人的样子。

  开始我没在意,可是渐渐的我发现辉和小蕙经常开车出去,并且辉开始在我面前说小蕙的好,而以前他是看不惯小蕙的。

  有时,我会半开玩笑地问他:“以前你不是看不惯小蕙吗?”他解释说:“以前不是不了解她这个人吗!”

  我要再接着说这个话题,他便会生气,我隐约感觉到,他们之间有问题。

  我向小蕙透露过我的意思,小蕙劝我别瞎想,她不可能抢我的老公。女友取代了我的位置

  今年3月份时,辉开始频频出差,经常十天半个月不着家。我问他,他总说自己“忙着呢!”

  可我发现他每次回来,都会躲在卫生间打电话,有时我真想到电信局查他的通话单,可又害怕自己的想象变成现实。

  终于在一个周末,我送儿子去钢琴老师家上课的地方出来后,看见了辉和小蕙,辉的手放在小蕙的腰间,当时我就懵了,我不知自己是怎么回家的。

  那晚,我哭着问他,还想不想要这个家?他看着我,把他和小蕙之间的事情原原本本告诉了我。

  果然,在我忙得那段时间,小蕙占据了我的位置。我让辉做最后的决定,辉也流泪了,说让我给他一些时间。

  五一长假刚过的一天晚上,辉告诉我他提出要与小蕙结束这段不正常的关系,但小蕙以自杀要挟,他的心顿时就软了。

  辉说,和小蕙在一起,他感觉自己更轻松一些。他向我提出了离婚

  辉说看见我努力掩盖伤痛的样子,他心里很不是滋味,可他觉得我们已回不到从前了……

  听伊娜讲完自己的情感经历,我一时找不到更多可以安慰她的言语,只是感到处在当前这个飞速发展的时代,人们都或多或少地因为紧张的工作而忽略了自己的情感生活。

  在这个时代如何经营自己的情感生活呢?

  我无从回答,只能祝愿每个家庭能找回往昔的温情,愿那些幸福的家庭永远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