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女性情感

[女性情感]退婚后他苦苦相逼索还礼金

  好好的一场恋爱,因为家人嫌弃男友是穷小子而放弃了。随后,她在相亲中,认识并接受了一个经济条件较为优越的男人。然而,就在他们准备谈婚论嫁时,她后悔了,不想将两个并不相爱的人拖入婚姻。于是,在没给对方任何说法的情况下,她选择了离家出走的方式来逃避。结果,婚是退了,但她也把自己推到了一个尴尬难堪的境地——

  A. 跟穷男友分手了

  我曾有过一段刻骨铭心的感情,和男友赵明(化名)交往了3年,在我们想要谈婚论嫁时,我家人却像一座大山,挡在了我期待的幸福面前。家人的理由只有一条:赵明是外省人。

  我们不是没有努力过。家人认为赵明家境不好,他就发奋工作,短短时间从一个普通职员升到了小主管,可我妈妈无论如何都不肯接受他。一次次的冷遇,让我和赵明都灰心了,我们之间开始出现问题。由于赵明长年派驻在外地,而我独自承受着来自家庭的压力时,总觉很委屈,于是最终选择了放弃。

  今年年初,我对赵明提出了分手。“对不起,下辈子我再做你妻子,好吗?”当我流着泪说出诀别的语言时,赵明紧紧将我搂住,泣不成声。

  分手后,我变得像个木偶,被动地接受着一次又一次相亲。但每次都以失败告终。不是我要求太高,而是每次我去相亲,品评对方条件的不止我一个人,而是一大家子人。这和我家的特殊情况有关,在我很小的时候,父母就离异了,家人觉得选一个好的结婚对象,太重要了,所以他们格外地上心。

  千挑万选,终于,一个叫廖杰(化名)的男人脱颖而出。论工作,论外表,论家庭背景,廖杰的条件都很不错,唯一的一点缺憾,就是有过一段失败的婚姻。我家人一眼就相中了他,而廖杰和他父母对我也还满意。初次见面,廖杰给我的第一印象比较稳重,所以我也就同意继续交往。

  B. 新恋情并不理想

  刚开始交往的那几个月,我感觉还不错,廖杰对我虽然够不上千依百顺,至少也算得有求必应的,物质上完全能满足我。我的脾气不是很好,但廖杰确实很疼我,我说什么他都听。我不喜欢他抽烟,他真的可以为了我,两个星期都不碰烟。廖杰条件优越,在外面也是一个说一不二的人,但在我面前,只要我开心,他做什么都愿意。

  我确实被感动过,而且也为廖杰辞去了我在外贸公司的工作,一门心思想和他好好在一起,以后组织一个小家庭。之所以只有感动,因为我清楚地知道自己的内心,我不是因为爱而和廖杰在一起的,仅仅因为他优越的物质条件。也许廖杰心里也很明白,所以我们之间很少谈感情的事。

  交往了几个月,廖杰父母邀请我到他家去。在廖杰家,他父母给了我一笔不菲的见面礼,算是认定了我这个准儿媳妇。之后,两家人开始为筹备我们的婚礼而忙碌。

  这种场景曾经是我少女时代的梦想,但此时此刻,我身边未来的另一半,却不是我的最爱,心底有一声怅然的叹息。但我知道,当前什么是该做的,也安慰自己,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宿命,每个人的人生都不可能是完美的。

  在我几乎要向命运妥协时,突然接到了一个电话。是赵明的一个朋友打来的,他告诉我,赵明知道我要结婚了,天天喝酒买醉,有天晚上喝醉了,还跟别人打架进了医院,现在又被查出得了急性胸膜炎。

  当时我就懵了,心里有剧烈的疼痛。赵明是那样一个坚强干练的人,把自尊看得比什么都重,追求他的女孩不少,可他从来没有为了一个女孩,把自己搞得半死不活。现在我怎么都不敢相信,赵明居然如此折磨自己。

  在放下电话的那刻,我才明白,我心里爱的人始终是赵明。曾经的一幕幕开始在我脑海里倒带,鲜活而美好的日子历历在目,我和赵明风风雨雨相爱三年,一起笑,一起哭,一起痛了一千多个日日夜夜,他的一切好像刻在了我的脑海里。我想不顾一切地去找他,但理智告诉我,我已经是一个快要结婚的人,我不能。

  C. 在婚姻门口止步

  我的心情无法控制地低落下去。廖杰拉着我去拍婚纱照,看到镜中映出的披着洁白婚纱的身影,我突然心慌了。推说身体不舒服,改天再拍,便回了家。

  曾经我也想过,也许就这样妥协了,时间长了我会慢慢喜欢上廖杰的。但我发现,自己根本做不到。什么都可以勉强,唯独感情是勉强不了,也欺骗不了的。与其将来痛苦,倒不如现在考虑清楚,步入无爱的婚姻,我和廖杰都不会幸福。而且,其实在拍婚纱照之前,我和廖杰之间就已经出现了问题。我们两个独处的时间本就少得可怜,而即使独处,也不知道该如何沟通。唯一一次在廖杰家,吃完饭,他睡他的觉,我玩我的电脑,如同陌生人。

  我觉得是我到了该做决断的时候了。所以,我收拾了几件衣服,留下一封信,选择了离家出走。

  我这一走,把全家人都急坏了,当然也包括廖杰。我承认,这样做很自私,但和婚姻幸福比起来,我宁愿放弃目前的一切。廖杰已经有过一次失败的婚姻了,我不想因为我,再让他经历一次,而且婚姻对我来说,也是庄严神圣的,我也输不起。

  在我离开家的那刻,我的心一下子放开了,以前许多想不明白的事情,一下子都想明白了,曾经放不下的一切一切,也都彻底结束。

  为了证明我的感情是清白的,也为了不再伤害任何人,包括我家人,我没有再接受赵明和廖杰中的任何一个。我还没有勇气再接受一段新的感情。

  D. 为经济纠纷烦恼

  我和廖杰的相遇可能是个错误,在我单方面决定了感情的去留后,只留给他一封冰冷的书信。我承认,在这件事上,我对他欠了一个说法。问题始终是要面对的,我思前想后,为了能圆满解决这件事情,我还是决定回家。没想到,更糟糕的事情正在等着我。

  因是我提出的分手,我觉得既然不跟廖杰结婚了,就应该把他父母给我的见面礼还给人家。但问题是,我家境很一般,这笔钱我大部分都花在筹备结婚的事情上,手头已所剩无几。为了让廖杰一家相信我不会赖那笔账,我写了张借条,跟廖杰协商,能不能分期还给他,廖杰默认了。

  然而,廖杰家人以不想我和廖杰再有任何瓜葛为由,非要求我一次性偿还那笔见面礼。大概被家人说服,前几天,廖杰也找到我,要我立刻把那笔钱还给他,还暗示我去借高利贷。

  其实不是我不想还,而是目前真的没有能力一次性还他,我现在一个人做着两份工作,目的就是想尽快了结这段恩怨。我家条件不好,我名下除了5000元的公积金,没有任何资产。廖杰那边的人却天天上我家逼债,我真的快被逼疯了。我希望他上法院起诉我,他不愿意,却又不肯让我分期还。廖杰家有一定背景,我怕他们利用关系,用非常手段来解决,这是我目前最担心的。尽管事情是我引起的,但事已至此,为什么非要把关系搞得那么僵?难道做不了夫妻,就注定要做仇人吗?

  我没想到,“让爱做主”的后果,居然是这样一团乱麻。追求爱情而不得,追求物质,却反过来被物质狠狠报复。

  分析   李澜知道自己错在哪里吗?

  错在本来跟廖杰相处时已无话可说形同陌生人,却依然拿对方父母给的见面礼去筹备婚事;错在没有跟廖杰作任何沟通、没有给廖杰任何说法,就以出走的方式单方面终止婚约。站在廖杰的立场来想,你把他当什么了?在自己没有犯任何错、正兴致勃勃准备婚礼的时候,却遭女方莫名其妙的退婚,你让他在亲朋好友及同事面前如何交代?男人的脸面呢,就这样被你无情地扫地了。

  追求真正的爱情,这没错,我也支持你。但是,你不能让无辜的人为你的草率买单,至少,你得给对方转身的机会和余地,而不是让他对着你突然离去的背影目瞪口呆。

  所以,李澜你不要怪廖杰无情,过于逼迫你,因为是你过分在先的。解铃还须系铃人,现在,你得低下头来,好好向廖杰及家人道歉,然后立一个字据,明确分期还款的最后期限。如果有必要,找一个对方信得过的人替你作担保,在字据上签字。有这样的诚意在,相信廖杰会让你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