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女性情感

[女性情感]老公生意失败就拿我出气!(4/4)

  我来自外省,15岁就到了宁波。从小,我就是个缺少温暖又渴望温暖的人,可是一路走来的遭遇,却总是在我心上刻下一道又一道的伤痕。

  我的童年因为家庭的残缺,充满了伤痛的记忆。听亲戚们说,我妈妈长得好,又能干,只是出身在农村。我爸爸离过婚,妈妈原先是不肯的,但因为爸爸是城镇户口,妈妈就由大舅舅做主嫁了过去。我记得小时候家里很穷,最早住的房子还是茅草屋,下雨的时候屋里放满了瓶瓶罐罐,就像水帘洞。我印象很深的是有一年夏天总下暴雨,我们房子的一侧塌了,来来往往的人都能看到我们家的家什,特别是镇上逢集的时候,我们只能在众目睽睽下窘迫地生活。

  但爸爸从来不考虑如何改变生活状况,他只知道赌钱,不想着干活,为了养家,妈妈什么活都干过,夏天卖冰棍,冬天做棉鞋,起早摸黑,我读书全是妈妈一个人供的。可爸爸输了钱还问妈妈要,说来真有人不相信,他在外面吃鸡腿,我和妈妈在家吃窝窝头。

  妈妈受不了这样的生活,先后7次上法院要求离婚。但那时离婚很难,法院总是尽量保住一个家不散的原则来作调解。看在我的份上,妈妈一次次心软。一直拖到我14岁那年,在我的支持下,妈妈终于鼓起勇气,再次提出离婚。这次他们离成了,我们毫不留恋地离开了那个家,我跟了妈妈。我对爸爸没有感情,后来他去世时,我也没去。

  但让我没想到的是,跟着妈妈离开家的做法,间接地害了妈妈,不离婚,她可能不会走上绝路。

  妈妈的一个朋友,一个在社会上混的女人给妈妈介绍了个男人,我们很快就组成了一个家。刚开始,大家都还过得去,但好景不长,后来继父开始打妈妈,经常是打完后就道歉,不久后又打。有次继父居然用鞭子抽我,我一气就离家出走了好几天。后来妈妈找到了我,哭着对我说,我们要走一起走。

  但最终,妈妈没能走出来,四个月后,妈妈因忍受不了继父的暴力,选择了自杀。

  妈妈去世时,我才15岁。

  继父带着我来到了宁波。起初他答应我,让我在宁波继续读书。但这个男人的承诺一点都不能相信,我才读书没几天,他就提出让我去打工。我只好放弃了学业。

  那时童工查得不紧,继父就在一家工厂给我找了一份工作,然后,他每个月都按时来找我要工资,我一不顺他的意,就要挨打。

  工厂的老板东哥(化名)知道我的身世后,找我继父谈了一次,给了继父一些钱,算是做个了断。那个男人向东哥保证,他以后不会再来找我要钱了。

  18岁那年,我认识了东哥的表弟阿华(化名),并从此开始了我们长达六年的爱情长跑。阿华是个很不错的小伙子,对我很关心,而且他家庭条件也不错,又是本地人,我对他十分满意。

  恋爱的六年中,我发现阿华的脾气很不好,但他对我发火的时候不多,有时闹了小矛盾,我不理他时,阿华会有轻微地自残,比如用烟头烫自己,用小剪刀刺自己。我隐约感觉到他心理可能有点问题,但也没往深处想,只以为阿华是用情太深了,头脑有时难免发昏。我告诉过阿华自己童年的经历,我说我妈妈是因为家庭暴力而走上绝路的。那时阿华还忿忿不平地说,打女人的男人不是男人。可谁能想到,后来的他也成了那么暴力的一个人。

  我和阿华结婚后,刚开始的生活还算温馨快乐,特别是有了儿子以后,我更是以为自己的幸福就这样尘埃落定了,却没想到,这段婚姻竟像一场噩梦。

  孩子慢慢大了以后,我又出去工作。那时,东哥开了家主营产业的新公司,我成了新公司的一名管理人员。就在我事业发展得不错的时候,阿华感到自己有了压力。这些压力大多是来自经济上的。因为阿华家那一边的亲戚大多是做企业的,都很有钱,而阿华自己不过是一名普通的员工,我们的日子只能算是过得去。遇上逢年过节家族要聚会,我们明显感到,跟亲戚们没有共同的话题。阿华想去搏一下,可却不是做生意的料,投资开了家饭店,没半年就亏了十几万,这使得他心里越发不平衡。

  看我工作越做越顺,阿华就把怨气发泄在了我身上。他看我接触的人多,不放心,对我管得越来越紧,稍有点风吹草动,就大动干戈。有一次,我回家晚了点,阿华竟半夜把煤气罐扛进房间,说要同归于尽。他说我这么晚回家,肯定不是他的人了,还不如一起死了。后来好不容易我才把他哄好,朋友都说阿华对我的爱近乎变态。

  这样的事多了,我对阿华就产生了一种恐惧和厌恶的心理。我不想拥抱他,也不让他碰我,而我的反应又越发让他怀疑我,他到处告诉别人,说我半夜叫某个男同事的名字,肯定和那人有暧昧关系。这还不算,有次他还喝了点酒,然后跑去和那个同事打了一架。单位里的设施都被他砸了,连保安都被打。东哥出来调解,阿华就是不听。砸坏了单位很多东西,弄得我很不好意思。东哥安慰我说,都是自己人,东西砸就砸了。

  之后,阿华更加变本加厉,经常一点小事就酗酒,不管什么地方,什么时间,揪住我就大吵大闹。那时,我总想自己从小没有父母疼爱,好不容易有个家,我不能失去。因此,阿华打我的时候,我总是忍,离婚更是想都不敢想的事。

  有次吵了几句之后,我进屋睡觉,可阿华就是不让我睡,冬天的寒夜里,他把我身上的被子全扯掉。我穿了衣服要走,他一把揪住我头发把我抓回来,又是一顿打。后来有朋友来劝架,他更疯,双手举起玻璃茶几就砸向我,我的腰被他打伤了。朋友把阿华拉出去,我关了所有门窗。直到现在,我依然记得那种恐惧。阿华在房间外凶悍地用脚踹门,后来竟然把窗户砸了,像一头咆哮的猛兽。朋友在拉架时,也被阿华打了一顿,从此再也没理过他。

  结婚七八年了,大部分的时间我一直生活在暴力的阴影下。

  公婆平时对我还不错,但就是我和阿华有矛盾的时候,他们从来不说阿华不对。有一次我们吵架把邻居都惊动了,他们问我公公婆婆,为什么不管,公公婆婆却说他们怕儿子。

  我对这段婚姻失望透顶,选择了离婚。离开家那天,我是净身出户的,只带了几件衣服、两本书,连身上仅有的几百元钱也被阿华抢走。

  一个人的日子我没什么盼望,在宁波我无依无靠,我的生命里还剩下什么?唯一放不下的只有我7岁的儿子。我们的离婚协议上,我对儿子只有一个月两次的探视权,只能看望,不准带走。有时我去幼儿园看儿子,懂事的他每次都会拉着我不放,一个劲地说:“妈妈你回来吧,一家人在一起多好啊!”看着儿子稚嫩的小脸,我心酸得难受。

  儿子比较机灵,在家总问奶奶,爸爸妈妈怎么了,他想要妈妈。可能这些话触动了阿华和他家人,阿华现在又有了复婚的意思,他好几次打电话来,哭着求我原谅。想到儿子,想起自己的身世,我禁不住自责:自己尝过家庭破碎的痛苦,怎么忍心让儿子也承受这样的苦?可是阿华从前的做法又让我不敢接受复婚。

  最近我觉得自己得上了抑郁症,痛苦、厌世,不知该何去何从。

  私房话解读

  从你的讲述来看,你丈夫在婚前就应该患有抑郁症,不过因为表现不是很明显,所以没有引起家人的注意。婚后,由于你丈夫面对有钱的亲戚时越来越有强烈的自卑感,导致抑郁症病情加重,所以,狂燥、焦虑等恶劣情绪时时侵袭着他,加上你本身在事业上越来越顺,这更加深了他的危机感,于是,暴力就成了他发泄的主要途径。

  建议你先跟丈夫沟通一下,让他先去看看医生,如果诊断确实患有抑郁症,那么叫他先治病,病治好了,复婚的事可以商量。否则,即使为了孩子复婚,但生活在一个常常鸡犬不宁的家庭里,这样的孩子又有什么幸福可言?

  热门话题

  午夜我与入室的小偷激情

  继父与继女被我捉奸在床

  那晚,老公喂我吃春药后

  和姐夫偷情 我对不起姐姐

  八大女星与干爹的复杂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