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女性情感

[女性情感]老总召同性按摩

  别人都说,男女搭档、干活不累。我可没有这么幸运,身边的同事都是男的——还是,一个比一个帅气、一个比一个时髦。我这个80后的可怜家伙,感觉和他们隔着何止三代?他们会极其尊重的说:“老同志,您辛苦了。”嘴巴上的便宜占得十足,却没见他们任何实际行动。我,准备明年跳槽。

  “程朗,你这个理由很可笑。”程志鹏的身份比较多重,既是我的同学、又是我的上司还是我的妹夫。“朝中有人好办事,我罩着你还有啥不顺心的。”我想自组公司,程志鹏却没有明确表示愿意合伙。十月份,我终于明白程志鹏的小算盘是怎么打的。第四个季度来临之前,程志鹏调到总部。

  “远水不解近渴,你可要好自为之。”我来不及做出回答,程志鹏附在耳际偷偷说:“你这个年纪,除非升职否则就别再乱动了。跳槽,你只会越跳越糟。”办公室不会换了经理有所改变,但我的生活却因为程志鹏的离开而发生微秒的化学反应。我不断提醒自己:夹着嘴巴做人,夹着尾巴做人。

  “哇,新来的老总好man!”还在走廊,就听到陈志山和方伟豪在嘀嘀咕咕。程志鹏也很man,但他的风格类似于快狠准。当他的搭档、下属很不错,若是他的对手一定会痛苦得想死掉。我比较欣赏那种睿智型的成功人士。晨会的时候,莫一凡终于出现!百闻不如一见,他简直就是我心中的偶像。

  “你就是程朗?”“是的,总经理。我是销售部A组组长,您好。”他劈头盖脸的来这么一句,弄得我无比尴尬。其他同事侧目而视,眼神中包含着丰富复杂的神情。一言以蔽之,羡慕妒忌恨。随之而来,我知道大事不妙:“在三个独立销售小组中,你们这组的业绩最不好看。你懂的,不解释。”

  靠,一来就给我下马威。我明白,这叫一朝天子一朝臣。好吧,我在夜店借酒消愁。糊里糊涂的,电话给程志鹏:“丫的,走也不带上我。现在,我生不如死。”“你想死啊,程朗!”声音不对,我吓得酒醒:“我是莫一凡,你什么事?”声音里充满愤怒。定睛一看:显示名总经理,今非昔比。

  “不好意思,哈哈哈。”莫一凡在那边骂个没完没了,我在这边道歉得没完没了。夜店不打烊,但我明早还要上班。踉踉跄跄的离开,我就喜欢醉生梦死怎样的。就在这时,我接到总经理——莫一凡的电话:“程朗,XX酒店2046房。借我五万现金,江湖救急。”这形同圣旨,我屁颠屁颠赶去。

  咦,房内还有一个人。“才五万!”对方狠狠扇了莫一凡一巴掌,莫一凡赤身裸体的躺着毫无还手的意思。“好吧,这次放过你。”对方离开,我不敢偷看莫一凡。“我给你买身衣服。”“别走!”莫一凡从背后抱着我:“我们只是按摩,他拍我裸照趁机勒索。”他当我露露,按摩需要脱光吗?

  “别走,陪陪我。”莫一凡的寂寞指尖在我胸口画着圈圈。

  最脆弱的时候,就是最需要安慰的时候。我,上还是不上……